第四十六回 三山门贤人饯别 五河县势利熏心

话说余大先生葬了父母之后,和二先生商议,要到南京去谢谢杜少卿;又因银子用完了,顺便就可以寻馆。收拾行李,别了二先生,过江到杜少卿河房里。杜少卿问了这场官事,余大先生细细说了。杜少卿不胜叹息。

正在河房里闲话,外面传进来,有仪征汤大老爷来拜。余大先生问是那一位,杜少卿道:"便是请表兄做馆的了,不妨就会他一会。"正说着,汤镇台进来,叙礼坐下。汤镇台道:"少卿先生,前在虞老先生斋中得接光仪,不觉鄙吝顿消,随即登堂,不得相值,又悬我一日之思。此位老先生尊姓?"杜少卿道:"这便是家表兄余有达,老伯去岁曾要相约做馆的。"镇台大喜道:"今日无意中又晤一位高贤,真为幸事。"从新作揖坐下。余大先生道:"老先生功在社稷,今日角巾私第,口不言功,真古名将风度。"汤镇台道:"这是事势相逼,不得不尔。至今想来究竟还是意气用事,并不曾报效得朝廷,倒惹得同官心中不快活,却也悔之无及。"余大先生道:"这个,朝野自有定论,老先生也不必过谦了。"杜少卿道:"老伯此番来京贵干?现寓何处?"汤镇台道:"家居无事,偶尔来京,借此会会诸位高贤。敝寓在承恩寺。弟就要去拜虞博士并庄征君贤竹林。"吃过茶,辞别出来。余大先生同杜少卿送了上轿。余大先生暂寓杜少卿河房。

抱歉,本书为收费书籍,您的书币余额不足,需要充值才能阅读哦~
当前书币余额:0书币

购买本书

本书收费金额:299书币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