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回 议礼乐名流访友 备弓旌天子招贤

话说杜少卿别了迟衡山出来,问小厮道:"那差人他说甚么?"小厮道:"他说少爷的文书已经到了,李大老爷吩咐县里邓老爷请少爷到京里去做官,邓老爷现住在承恩寺。差人说,请少爷在家里,邓老爷自己上门来请。"杜少卿道:"既如此说,我不走前门家去了,你快叫一只船,我从河房栏杆上上去。"当下小厮在下浮桥雇了一只凉篷,杜少卿坐了来家。忙取一件旧衣服、一顶旧帽子,穿戴起来,拿手帕包了头,睡在床上,叫小厮:"你向那差人说,我得了暴病,请邓者爷不用来,我病好了,慢慢来谢邓老爷。"小厮打发差人去了。娘子笑道:"朝廷叫你去做官,你为甚么妆病不去?"杜少卿道:"你好呆!放着南京这样好顽的所在,留着我在家,春天秋天,同你出去看花吃酒,好不快活!为甚么要送我到京里去?假使连你也带往京里,京里又冷,你身子又弱,一阵风吹得冻死了,也不好。还是不去的妥当。"小厮进来说:"邓老爷来了,坐在河房里,定要会少爷。"杜少卿叫两个小厮搀扶着,做个十分有病的模样,路也走不全,出来拜谢知县,拜在地下就不得起来。知县慌忙扶了起来,坐下就道:"朝廷大典,李大人专要借光,不想先生病得狼狈至此。不知几时可以勉强就道?"杜少卿道:"治晚不幸大病,生死难保,这事断不能了。总求老父台代我恳辞。"袖子里取出一张呈子来递与知县。知县看这般光景,不好久坐,说道:"弟且别了先生,恐怕劳神。这事,弟也只得备文书详覆上去,看大人意思何如。"杜少卿道:"极蒙台爱,恕治晚不能躬送了。"知县作别上轿而去,随即备了文书,说:"杜生委系患病,不能就道。"申详了李大人。恰好李大人也调了福建巡抚,这事就罢了。杜少卿听见李大人已去,心里欢喜道,"好了!我做秀才,有了这一场结局,将来乡试也不应,科、岁也不考,逍遥自在,做些自己的事罢!"杜少卿因托病辞了知县,在家有许多时不曾出来。这日,鼓楼街薛乡绅家请酒,杜少卿辞了不到,迟衡山先到了。那日在坐的客是马纯上、蘧验夫、季苇萧,都在那里。坐定,又到了两位客:一个是扬州萧柏泉,名树滋;一个是采石余夔,字和声。是两个少年名士。这两人,面如傅粉,唇若涂朱,举止风流,芳兰竟体。这两个名士独有两个绰号:一个叫"余美人",一个叫"萧姑娘"。两位会了众人,作揖坐下。薛乡绅道:"今日奉邀诸位先生小坐,淮清桥有一个姓钱的朋友,我约他来陪诸位顽顽,他偏生的今日有事,不得到。"季苇萧道:"老伯,可是那做正生的钱麻子?"薛乡绅道:"是。"迟衡山道:"老先生同士大夫宴会,那梨园中人也可以许他一席同坐的么?"薛乡绅道:"此风也久了。弟今日请的有高老先生,那高老先生最喜此人谈吐,所以约他。"迟衡山道:"是那位高老先生?"季苇萧道:"是六合的现任翰林院侍读。"说着,门上人进来享道:"高大老爷到了。"薛乡绅迎了出去。高老先生纱帽蟒衣,进来与众人作揖,首席坐下,认得季苇萧,说道:"季年兄,前日枉顾,有失迎迓。承惠佳作,尚不曾捧读。"便问:"这两位少年先生尊姓?"余美人、萧姑娘各道了姓名。又问马、蘧二人。马纯上道:"书坊里选《历科程墨持运》的,便是晚生两个。"余美人道:"这位蘧先生是南昌太守公孙。先父曾在南昌做府学,蘧先生和晚生也是世弟兄。"问完了,才问到迟先生,迟衡山道:"贱姓迟,字衡山。"季苇萧道:"迟先生有制礼作乐之才,乃是南邦名宿,"高老先生听罢,不言语了。

抱歉,本书为收费书籍,您的书币余额不足,需要充值才能阅读哦~
当前书币余额:0书币

购买本书

本书收费金额:299书币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