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 一些让人心悸的事情

《赤板晚报》载:一个12岁的女孩被她的亲生父亲挑断了脚筋,目前在赤板市人民医院接受治疗。面对这个眉目清秀目光痴呆名叫小艾的女孩,记者很难想象她的父亲怎么能够下得了如此狠手。记者了解到真相后,剩下的只是一声哀叹。小艾的父母离异,她判给了父亲,由父亲抚养。小艾和母亲的感情很深,经常偷偷地去母亲那里,不敢让父亲知道。因为她父母亲离婚的原因是她母亲红杏出墙,小艾父亲恨死了小艾母亲。小艾母亲离婚后就和她的情人住在了一起,每次小艾去母亲那里,都会见到他,他对小艾很好,还经常给她买些小礼物。小艾父亲有一天发现了小艾去她母亲那里,还看到小艾母亲和那个男人带小艾去饭馆吃饭。小艾父亲气坏了,等小艾回家后,他就朝小艾发火,并且警告她不要再去找她母亲,还威胁小艾说,如果她再被他发现,就要挑断她的脚筋……小艾父亲根本就阻止不了小艾去看她母亲,她还是一次一次的去她母亲那里,她不相信自己和母亲在一起有什么错,也不相信父亲真的会挑断自己的脚筋……小艾万万没有想到,有一天晚上她从母亲家里回来后,酒气薰天的父亲真的把他的脚筋给挑断了……

《赤板晨报》载:因为扔垃圾和邻居发生口角,就手持菜刀将邻居母子砍死,还将其财物搜掠一空。日前,20岁的青年张峰在赤板市中院受到一审判决,法院以抢劫罪故意杀人罪两罪并罚,判处张峰死刑。据检控方陈述,张锋租下了秀水路明乐小区的一套出租屋,入住两天后因扔垃圾到邻居房门口,与邻居女主人李某口角,他经过观察认为李某家里有钱财,产生了抢劫报复的念头。几天后的一个中午,张锋腰里别了一把菜刀,躲在自家房门后观察对面。看见李某打开房门时,张锋冲过去将其推倒在地,随即卡住脖子逼她到卧室取钱。在卧室里,李某反抗并大喊“救命”,张峰手持菜刀乱砍李某数十刀(致使郭某后来抢救无效死亡),卧室里溅满了血。接着,张锋看到李某两岁的儿子站在卧室门口哭,就把孩子抱进卧室,用菜刀朝小孩头颈乱砍很多刀,致其当场死亡。行凶之后,张锋在李家洗手间洗干净手上和菜刀上的血迹,还将李某家里的现金几十元和手机、照相机、DVD机等财物劫走。他在逃离路上碰到李某的丈夫回家,李某的丈夫怀疑张锋是小偷,把DVD机等抢过来后放他走了。张峰随即躲到附近老乡家里,案发两小时后被警方抓捕归案。……

《赤板日报》载:一妇女骑自行车横穿马路时,被一辆超速的泥头车撞死,司机肇事后逃逸。肇事司机王某被抓获后供出了肇事的经过,他的行为令人发指。那是个深夜,乌南路上汽车和行人都十分稀少。王某开着装满沙子的泥头车疯狂地疾驰着,他根本就不管前面有没有人,也对前面路口亮起的红灯熟视无睹。他在闯红灯的时候撞上了一个骑自行车横穿过马路人行道的妇女。他当时十分害怕,他把车停了下来,下车回到了出事地点,他看到被撞的妇女浑身是血,还没有死,妇女的身体在抽搐着,她已经说不出话了,那双惊恐的眼睛看着他,似乎在对他说:“救救我吧!救救我吧!”王某站了一会,他没有救自己生命垂危的女人,反而回到车上,把车掉了一个头,又在妇女的身体上压了过去……警方问王某当时为什么不救妇女,要把她压死。王某竟然说,如果妇女死不了,他的麻烦会没完没了,压死她就一了百了了,就是赔也是一次性的,没有那么麻烦。警方又问他为什么要逃逸。王某说,那时路上没有人看见,能逃就逃,反正死人了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……

……

这个夏天,赤板市发生了很多的事情。比如,有一个少女在街上人行道上行走时,被一块巨大的广告牌掉下来砸死,脑浆都砸出来了;还有一个女人在自己房间的墙上用自己的血写下了“我恨你”三个字后,就打开了煤气开关自杀;在赤板河上经常会漂起被河水泡得肿胀的尸体……

最让人惊骇的是这个夏天发生在万豪公幕里的少女分尸案。某个早晨,有人在万豪公墓里发现了扔在各个坟墓前的少女的肢体……因为案子久久未能告破,有关少女被分尸的各种传闻在赤板市被演绎得奇形怪状。传说万豪公墓里飘出了一个恶灵,在赤板市的大街小巷里游荡,这个恶灵的目标就是那些漂亮的年轻姑娘……

尽管发生了一件件让人心悸的事情,也只不过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。人们在沉重的生活压力下,切身的疼痛让他们麻木,只要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的身上,一切都无所谓了……只有当事情降临到自己的头上,他们才会发现,恐惧原来就是这么实实在在,不可推卸!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