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妻徒刑

一个冬日的午后,爹带着我来到矿长家,硬邦邦地对我说了句,矿长找你有事,就撂下我独自走了。

坐在矿长家宽大的客厅里,看着那些一应俱全的豪华家具和几乎一尘不染的地板,我像寒风中的小鸟一样凄凄惶惶。不会是因为什么事得罪了矿长,不让我挖矿了吧?

矿长打着酒饱嗝,腆着个大肚子走了进来。他盯着我看了一会,蒲扇般的大手拍在我身上,臭小子,你好福气,我那宝贝女儿小美看上你了。

我一听,吃惊地站起身来。但慑于矿长的威严,我又颓然地坐下,好半天头都没有抬起来。

凡是在矿上挖矿的人都知道小美非但一点不美,而且还很丑。一位矿友曾经说小美是“背后看想犯罪,侧面看想撤退,正面看想自卫”的那类女人。大家都说,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愿娶小美这样的女人做老婆。

我茫然不知所措。慌乱间找到了一个借口,说这事我作不了主,得问问我爹。

矿长说,我和你爹已经商量好了。

我就这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矿长的女婿。用矿友的话说,我开始了有妻徒刑。

我和小美的婚礼办得很隆重,摆了一百二十桌。村里、乡里的一些头面人物都来参加了。

在酒席的中间,我和小美向亲戚朋友们散发喜糖。我看到了一张泪流满面的脸,那是我的初恋水英。我们的感情之舟因为小美已经搁浅。我的心一阵疼痛,赶忙把脸扭向了另一边。

新婚之夜,我问小美,为什么偏偏要选我做男人呢?

就因为那次你帮了我,我就认定你不会嫌弃我的。小美说。

经她的再三提醒,我才想起那件事来。那次,我们在小美家的大门外等着领工钱,小美从外面回来,不小心高跟鞋被绊了一下,重重摔在了地上,好半天都起不来。大家一齐开心地笑了,我实在看不下去,就走过去把她扶了起来。

我摇了摇头,也许有些事情是一开始就注定了的。我在心里想,既然木已成舟,我要想办法在其他方面把我的损失找回来。我不能让一个丑女人把我美好的青春消磨掉。

和小美结婚以后,我就告别了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的时光,也不用再过那种上午进洞不知下午能不能回来的刀尖般的日子了。我换下穿了二十多年的土布衣服,每天西装革履,扎着条飞打飞打的花领带,人模狗样地在村里晃来晃去。

让我想不到的是,小美挺贤惠的,对我很好。在新婚的那段时间里,我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做一个男人的幸福,我也一度忘记了她的丑。

可是这种感觉是短暂的,留给我的更多的是苦闷。我很快地学会了应酬和享受,大把大把地花钱。桑拿、修脚、日光浴这类以前闻所未闻的玩意儿,现在对我来说却是家常便饭。我常常夜不归宿,我还故意带着一些女人的照片到家里来,尽管我至今没有与她们有任何关系。我经常喝得烂醉如泥,吐得满家都是,可是从来没见小美皱过眉头,她总是不厌其烦地一点一点地把我吐的秽物清理干净,然后服侍我睡下。甚至有一次,我喝醉了,竟然动手打了小美,以至于她有两天行动不便。我这样做是想激怒小美,可是我一次又一次地败下阵来。

她越是容忍就越滋长了我的跋扈,我还以离家出走为条件,要挟小美求他爹安排我担任副矿长。

过了不久,我如愿以偿。矿长把矿山的安全问题交给我负责,还配了一台“猎豹”供我专用。我更加风光了,当初嘲笑过我娶了个丑媳妇的那几位挖煤的,现在见到我不得不恭恭敬敬地叫我矿长,还整天像条狗似地跟在我身后。我不但没有正眼瞧过他们,还故意找些岔子给他们二十码的小鞋穿,让他们知道嘲笑我的后果是什么。

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去。我也以为生活的河会一直这样平稳地流走。可是有一天,我喝醉了酒,竟然鬼使神差地敲开了水英的门。当我醒来时,我发现我赤裸着上身,只穿一条短裤,成了全村人的展览品。水英则在一旁不停地抽泣着,泪水涟涟。

正在这时,小美在人们鄙夷的目光中向我走来。她对我说,回家吧。这一刻,我真恨不得立即从人间蒸发掉。我觉得我窝囊到了极点。同时,心里掠过一丝愧疚。

我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,跟在小美的身后离开了人们的视线。

在这一刻,我在心里暗下决心,我要改变自己,跟小美好好地过一辈子,把以前对她的种种不好弥补回来,让她做一个幸福的女人。

可是有一天,一个意外的消息传来,一个矿洞因设备老化,造成了垮塌,死了不少人。矿长因不堪打击,心脏病复发,已经被送往医院抢救去了。

我悔恨万分。其实,更换这批设备的钱矿长早就给了我,可是被我花光了。

警车鸣着警笛呼啸而来,然后我走了进去。这是一件多么让人遗憾的事情啊。

在警车开动的一刹那,我看见很多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光彩,只有小美——我那丑陋的妻子,眼里噙着泪花,目送着我离去……

我想,现在等待我的,那可是真正的有期徒刑了。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