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花飘香

真是巧得很,杏花家门口有两棵杏花树。她嫁过来的时候还很小,现在已经长得有碗口来粗了。

下了一夜的雨,田地酥酥的,正适合翻犁。

杏花一早起来,为丈夫擦洗好身子,胡乱地扒了碗冷饭,就扛起犁耙走向牛圈。那条大黄牛正在吃着杏花半夜起来喂它的青草。看见杏花来了,它兴奋地用头蹭着杏花,用短短的牛角善意地轻轻抵着杏花。杏花用手拍拍它的头,它就“哞”地回应了一声。

准备停当,杏花牵着大黄牛来到自家的责任田。初春的小草疯长着,满眼全是绿意。刚刚从冬天熬过来的各种虫子精力过剩地到处乱窜。雨后的田野水汪汪的,像小姑娘的眼睛,让人看了心里禁不住就生出喜爱来。

有十几年没有犁田了吧。杏花还是在当姑娘的时候犁过田,那时家里姊妹多,父亲身体不好,作为长女的杏花就成了家中的主要劳动力。砍柴、割草、犁田样样在行。出嫁后,丈夫对杏花特别好,从不让杏花生气,更别说让杏花干犁田这类体力活了。

可是,现在情况不同了。冬天的时候,丈夫外出打工,不久就被人用车子送了回来。据说丈夫是从五楼上摔下来的,根据医生的诊断,可能就是一个植物人了。

整个家的活一下子全都落在了杏花身上。

杏花是一个十分要强的女人。贤惠善良,里里外外是一把好手。她坚强地挑起了家庭的重担。她说她还要供儿子上大学呢!

杏花笨拙地套好犁,就开始犁田。可是隔了十几年了,还是有些生疏了。手中的犁就是不听使唤,不是偏左了就是偏右了,一会儿吃深了,一会儿又吃浅了。

正在杏花手忙脚乱的时候,福强出现在田埂上。看到福强,杏花心里一颤。

福强是村里的老光棍,因家里穷,错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四十多岁的人了,还没正儿八经地品过女人是什么味道。平时看女人的目光就像是暗夜的狼一样,眼里闪动着绿光。村里的女人们都躲着他。杏花觉得他很可怜。

福强对杏花说:“你一边休息吧,我来。”那口气不容置疑。杏花顺从地洗脚出了田,把犁交给福强。

杏花就坐在田边看着福强犁田。福强老处男的身体里似乎有一股使不完的劲,挥动鞭子的手很有力,吆喝牛的声音还富于节奏。杏花看着想着,脸不禁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。

福强犁完田就走了。走了几步,又回过头来说:“以后有什么体力活,招呼一声。”

目送福强渐渐远去的背影,杏花长舒了一口气。

这以后,不用杏花招呼,福强总是出现在杏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。有了福强的帮助,杏花轻松了许多。

有一天,杏花正在地里干活,福强又来了。

福强说:“杏花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杏花头也不抬:“说吧。”

福强说:“我听说有一种偏方,对治你丈夫的病可能会有用,我明天就上山去给你找来。”

杏花意外地看了福强一眼,像卸下了什么却又像丢失了什么似地点点头。

第二天,福强果然上山采来了药。但却因为不小心,摔伤了手。

杏花觉得应该去看看福强。那晚,她特意炒了两个家常菜,带了一壶酒,来到福强的家。

“喝点暖暖身子吧。”杏花给福强倒了一杯酒。四目相对,福强眼中有一簇火焰在跳动。酒很烈,一屋的辣香。福强接了过来,一饮而尽。

杏花又给福强斟了一杯。又一杯。

“你的手没事吧。让我看看。”杏花摸着福强受伤的手。

没想到,福强顺势把杏花揽进了怀里。这个动作太突然了,杏花一点准备都没有,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,接着开始反抗。但福强的手臂很有力,杏花挣扎了一下,再挣扎了一下,就软了下来。

福强两眼不眨地盯着杏花,杏花感觉那目光似要把她烧成灰烬。杏花像一块软泥一样瘫在福强的怀里,喃喃地说:“我知道你是好人,你帮了我那么多,我没有什么好报答的,今晚就给你吧,也算是对你的报答。”

本来已经醉了的福强,一听这话,好像突然醒了。他慢慢地放开杏花,站起身来,烦躁地在屋里走来走去,过了一会红着眼对杏花说:“杏花,看你那么辛苦我很心疼,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,只要你同意,我愿意和你一起照顾你男人一辈子。”说完端起酒壶,咕咚咕咚地猛灌一气,然后软软地倒在了床上。这次,福强是真的醉了。

杏花的香气远远地传来,杏花使劲地嗅了嗅,她有些兴奋。她好像已经感觉到杏花在纷纷地飘落。那满地的杏花瓣儿,美丽异常,绝对是另一种风景。而缤纷的杏花落后,就会有满树星星般闪烁的果子长出来了吧,杏花仿佛看见一树红彤彤的甜甜的果实缀满树枝。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