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明天回家

当初,王小石没有听妻子的劝告,承包一项工程栽了,把全部老本赔了进去。妻子和他大吵了一架,郁闷的王小石一气之下,选择离开家乡只身外出打工已经快一年了。

王小石先是到一家工厂去当搬运工,那里虽然环境很差,噪声很大,空气污浊,但老板还嫌他力气小,体力差,干了几个月后就炒了他鱿鱼。眼看着带来的钱花得差不多了,还找不到合适的事做,无奈之下,王小石只好到一家饭店做勤杂工。老板娘很凶,成天拉着个驴脸,训斥王小石笨手笨脚的,做事不利索,不久也客气地请王小石走人了。

现在的王小石才知道这钱不是秋天的树叶,任谁都能赚得到的。

这天黄昏,王小石独自走在城市的大街上。此时,正是都市夜最热闹的时候,那些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直闪人眼,让人有点分不清方向。一家音像店里正播放着王杰的那首《回家》:“我走在清晨六点无人的街带着一身疲倦,昨夜的沧桑匆忙早已麻木在不知的世界,微凉的风吹着我凌乱的头发,手中行囊折磨我沉重的步伐。”或许是王杰那略带沧桑的歌声正暗合了王小石此时的心境,他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堵着似的难受。他突然想起一句的话来:“乡村是乡村和城市人的乡村,而城市永远只是城市人的城市。”

突然,王小石感觉踢到了什么东西。低下头借着灯光一看,好家伙,是一款时尚手机呢,怕要好几千块吧。他看了看四周,没有派出所之类的单位。他站着等了一会,也不见有人来找。于是,他想,先回去吧。或许失主会打电话来的,到时再交给他也不迟。

回到租住的地方,脑子老是在想着手机这事。加上天气热,蚊子又多,王小石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,快要到12点的时候才迷迷糊糊有点睡意。就在这时,王小石被手机的铃声吵醒了。

王小石想肯定是失主打来的。睡意朦胧中他拿起了手机:“喂?”

“爸!”一个女孩的声音。

王小石连忙否认:“孩子,我不是你爸,你打错了。”

“不,你就是我爸爸!求你别挂电话,我想和你说说话。”

王小石想她一定打错了。但这声音让他想起了远在家乡的女儿。他有些不忍心地再一次否定:“孩子,你真的打错了,我不是你爸。”

“不,你是我爸,我没有打错。爸爸,我现在温州一家电子厂打工,虽然经常加班,也挺累,但工资还是蛮高的,这个月发了1000多。我全部寄回去了,给弟弟交学费,还有给妈妈看病和买肥料。我妈的身体越来越差了。她不同意我出来打工的,我也舍不得离开学校,可是没办法。妈妈治病需要钱,弟弟上学需要钱。我和弟弟总要牺牲一个。爸爸,我们工厂的伙食可好了,每天都有肉吃,有时还能吃到鸡肉呢。可惜妈妈和弟弟吃不到。”

多懂事的孩子啊。王小石的眼睛湿润了。他安慰女孩说:“孩子,别灰心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女孩的话音里突然有了哭腔:“爸爸,我想弟弟,想妈妈,也想你,我想回家。”

王小石说:“孩子,别太委屈自己了,想回家就回家吧。”

“不”,女孩的声音又变得坚定起来,“爸爸,我会坚强起来的,相信我。弟弟的学习成绩不错,我要努力挣钱供他上学,考上好的大学,毕业后在城市里找个工作。爸爸,你不知道,城市多好啊,就像花园一样,到哪里都是干干净净的,与我们农村相比,完全是两个世界。可是我还是想回家,等挣够了钱,我就会回家的,回到妈妈的身边。”

“嗯,说得不错,城市虽然好,但那不是我们的家,那里没有我们的亲人。”说这话时,王小石眼前浮现出妻子和女儿的身影。

“谢谢你,叔叔!”这时,话筒那边的女孩突然说。

“叔叔?你知道我不是你爸?”王小石有些不快。

“对不起,叔叔。我爸爸在我三岁时就去世了,但我真的好想像别人一样给爸爸打电话。今天是父亲节,我就更加想爸爸,因此,胡乱地拨了一个号码。结果是你接了,真的感谢你耐心地听我倾诉。祝你父亲节快乐。”

说完女孩挂断了电话。

合上手机,王小石已是睡意全无。城市朦胧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,落在他身上,他突然有了一种冰冷的感觉。他不知道,这朦胧的月光是否也在照着不眠的妻子?他那可爱的女儿是否也在追问她的爸爸什么时候回家?

“回家的渴望又让我热泪盈眶,古老的歌曲多久不曾大声唱,我在岁月里改变了模样,心中的思念还是相同的地方。”想着想着,王小石在心里做出了一个

决定:明天把手机交到派出所,然后回家。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