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的尊严

王小帅刚上大学时间不长就背了个处分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。作为班主任,张雨老师无论如何也不能把王小帅跟打架挂起钩来。王小帅留给他的印象很好呀!

开学的第一天,张雨老师带着全班学生去教室搞卫生。教室里乱糟糟的,满地废纸。他刚交待了两句,突然有事,就出去了。过了一会回来,绝大多数的学生都坐在课桌前等待,只有几个学生在清扫,其中的一个衣着朴素的学生特别积极,忙前忙后满头大汗。他走过去问,你叫什么名字?王小帅。张雨老师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有点土气又充满着期望的名字。在后来的学习中,王小帅的表现也一直很好,张雨老师便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努力又不张扬的学生。张雨老师甚至已经在心里暗暗将他作第一批入党积极分子进行培养。可就是这样一个表现很好很朴实的学生,竟然把同寝室的一位同学打了,被学校处分。

王小帅,我们谈谈好吗?今天我是以兄长的身份跟你说话,希望你不要有什么顾虑。张老师尽量把话说得很委婉。

那天晚上,张老师把王小帅约到了一个音乐吧。舒缓的音乐流动着,气氛显得很轻松。王小帅看了张老师一眼,点了点头。

你知道学校有规定,如果被处分了,就不能享受奖学金吗?

知道!

知道了为什么还要打架?我看你不像是喜欢惹事的人啊!

因为……因为他侮辱了我母亲!过了好一会,王小帅说。

什么?张老师颇感意外。当班主任多年,他知道大学生们打架,大多是为某个女生争风吃醋,或者为哥们义气出头。

老师,你有兴趣听我说一说我母亲的故事吗?王小帅突然说。

当然。我想我应该很荣幸地认识她。张老师说。

我母亲其实十分卑微,她的身高只有1.2米,但她却有一颗伟大的心。自从我懂事起,我就没有了父亲,是母亲靠捡破烂一分一厘地把我拉扯大的,直至现在供我上大学。我们那地方穷,很多人初中没毕业就外出打工了。但我母亲坚定地说,一定要让我上最好的大学,当牛做马她都愿。说实话,刚开始,我也为自己有这样一位母亲感到难堪。我甚至不愿意她送我上学。上了高中后,我更是不允许我母亲到学校来看我,生怕她给我丢脸。虽然家里穷,但我还跟班上的同学比吃比穿,常常埋怨母亲给我的钱太少。每次回家,如果达不到我的要求,我就不去学校。母亲从来没有责怪我,总是说,在外读书不比家里,该花的钱还是要花。直到高三的下学期,在一次偶然的交谈中,我才知道在班里就算是家庭条件最好的同学,每个月所花的钱也不过跟我一样多。虽然这样,我的心里也没有多少内疚。我觉得那是应该的。

我考上大学后,最高兴的人是母亲了,可是最愁心的也是她。因为一大笔上学的费用没有着落。无奈之下,母亲瞒着我,到周围的村子里一家一家地上门乞讨,甚至为了能得到几元钱跟别人下跪,她说为了我能上大学,做什么都值。最终母亲为我上大学乞讨学费的事被镇政府知道了,镇领导发动全镇干部集资,镇里也拿出5000元,才解决了我上学的费用。

王小帅一口气说到这里才停下来。可以看得出他很激动。

嗯,你母亲真的很伟大。你应该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,以后好好报答她。

是的,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侮辱我的母亲。为了母亲的尊严,我甚至可以付出生命,何况一次处分?王小帅眼里闪动着坚毅的神色。

那位同学怎么说你母亲的?张老师问。

他说我是侏儒的儿子,是弱智儿。王小帅一脸的气愤。

过了一会,王小帅深深地吸了口气,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,然后说,老师,你知道吗?就在我临来学校的那天晚上,母亲告诉我,其实我不是她的亲生儿子,是她在捡垃圾时捡到的弃婴。现在想来,母亲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告诉我身世,她是希望我到了大学以后,不要再有自卑心理。王小帅说到这里,眼里突然有了泪水。那泪水在灯光映照下,像宝石一样闪动着光芒。

张雨老师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位学生,心里有一股暖流在流动,让他不禁有一种想表达的冲动。张雨老师想,明天他一定得去向校长说点什么了……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