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根绳子的孝顺

我出差回来,已经是到了晚饭的时间,却不见了母亲。一问,才知道已经回乡下老家去了。

妻子小心翼翼地解释:“不知道什么原因,娘说走就走,怎么劝也劝不住!”

我瞪了妻子一眼,满心的不快:“是什么原因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?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难道说是我得罪了娘,她才走的?”妻子十分委屈。

“除此之外,我找不出其它理由。你的脾气我还不清楚啊!难道就不能忍忍吗?娘才来多久呀,一个月不到。”

“真是狗咬吕洞宾——不识好人心!我对娘怎么样,难道你不清楚?你倒好,经常借口加班,跟一帮狐朋狗友吃吃喝喝,陪娘的时间有多少?我看是你把娘气跑了才对。”

“别强词夺理,我这不是为了工作吗?这事我跟你没完!”我声音大了起来。

“悉听尊便。我还跟你没完呢!”妻子没有一点让步的意思。

我之所以生这样大的气,是因为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说干了不少口水母亲才愿意进城来跟我们住在一起的。父亲过世得早,母亲为了把我们兄弟姊妹拉扯大,供我读书,没过上一天好日子。我大学毕业后,在城里成了家,打算把母亲接来一同住,可是她死活都不愿意来。说城里的房子就像个鸟笼,十天半月看不见一个人,没病都会憋出病来,哪像在乡下,一出门就看见太阳,邻居们经常坐在一起拉拉家常,那日子才叫舒坦呢!

其实我明白母亲是不想增加我的负担。要不是因为伤病,母亲也不会进城来的。今年春节,我们一家三口回乡下老家过年。正月初一那天,天气有些冷,地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,母亲拉着儿子去给本家长辈们拜年。结果不小心摔倒了,摔碎了髌骨。经过治疗虽然痊愈了,但母亲的腿便留下了残疾,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,尤其是下蹲极不方便。我好说歹说,母亲终于愿意进城跟我们一起生活。可是,母亲来了还不到一个月,却又被妻子气回去了,我能不生气吗?

第二天,我对妻子说:“跟我一起去向娘道个歉,然后再把娘接回来。”

可是妻子的那牛脾气上来了,说:“我不去,好像真是我把娘得罪了似的。”

“不去,你会后悔的!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莫明其妙地想起那个老婆和母亲同时落水先救哪一个的故事来。此时我内心的真实想法是,要是我,就先救母亲。没有母亲哪会有我?没有我哪来的老婆?妻子当然不知道我此时内心的想法。嘴一撇:“指不定是谁后悔呢。”

没办法,我只好独自一人去。见到母亲,我说:“娘,说好了的,你怎么又突然回来了?”母亲说:“惦记着家呢!”

我知道这不会是真正的原因。又说:“是饭菜不合口?”“每天都是鱼啊,肉啊什么的,哪有不合口呢!”

“那肯定是媳妇惹你生气了!”我试探着说。母亲说:“别冤枉了她,真不是媳妇的事,媳妇好着呢!知冷知热的。是……我自己想回来的。”

我看得出来,母亲想说什么却又没说。但不管我怎么劝,母亲就是不愿意跟我回城。我想只好回去再慢慢想办法吧。

临出门时我上了一趟厕所。就在我方便结束站起来的时候,突然发现在厕所的上面手刚好够得着的地方吊着一条绳子,末端还系着一个扣。我就奇怪了,这绳子有什么用呢?认真想了想,我就明白了。原来母亲的腿不方便,蹲下去再起来就非常困难,绳子可以帮助母亲省些力。再联想到家里那洁白光滑的卫生间,我马上明白母亲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们一起住了。难怪每次从卫生间出来,母亲都会憋得满脸通红,那是怎样的一种痛苦啊!我的心里很歉疚。

回到家我把情况跟妻子说了,立即请来泥水工,将卫生间的蹲式马桶改装成了坐式的,还特意在正面安装了一个明晃晃的铜扣,一伸手就可以拉着……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