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爱无声

翠莲从牯牛家出来的时候,天色已近黄昏。一阵风吹来,道路两旁法国梧桐树上的树叶纷纷飘落。已是深秋了。

今年的秋天怎会说来就来了呢?还没来得及准备过冬的东西呢!

翠莲回家是要去做饭等宝贝儿子回来——儿子在县城读高中,每个月回家一次。

儿子一进门就告诉翠莲说这次摸底考试他考了班上第五名。

翠莲为儿子感到高兴。

翠莲特意做了儿子最爱吃的回锅肉,怜爱地看着他狼吞虎咽,仿佛永远也看不够。儿子被母亲看得有点不好意思,就说:“妈,你吃饭啊。”翠莲说:“我看你吃得那么香,高兴得都饱了。”

儿子吃完饭,说:“妈,我看书去了。”

儿子十分勤奋,而且很听话,学习上的事根本用不着她操心。翠莲看着儿子的背影,突然发现一个月没见,儿子好像已经长成男子汉了。

这孩子越大越像他爸了。翠莲心想。想到男人,翠莲的眼泪不禁下来了。男人在镇上挖矿,没日没夜地干,玩命似的。他说要为儿子积攒上大学的费用。那天,男人临出门前翠莲总觉得心慌慌的,预感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。翠莲真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叫住男人。当翠莲得知男人出事的消息赶到时,男人刚刚被人们从坍塌的矿洞里挖出来,已奄奄一息。男人死死地攥着翠莲的手,交代说:“好好抚养儿子,一定让他读大学,找份好的工作,别让他再过咱们这种日子了。”

翠莲早已泣不成声,使劲地点点头。

男人走后,翠莲就体会到了生活的艰难。男人用命换来的那点可怜的死亡赔偿金很快用完了,不得已翠莲就去找牯牛。她要进洞去挖矿。挖矿虽然危险,但工资高。为了儿子,她什么都肯做,包括献出自己的生命。

牯牛是镇上开矿的大老板,仗着有几个臭钱就为所欲为,视挖矿工人的生命如同草芥。他的矿洞因为出事停产没几天,很快又开工了。

牯牛盯着翠莲风韵犹存的身段,不怀好意地说:“你男人死了,你这样漂亮性感的身子不浪费了吗?”说着,就把那像牛掌一样的手往翠莲身上凑。

翠莲一巴掌掴在牯牛脸上。牯牛摸摸那牛脸,并不生气,嬉皮笑脸地说:“我们来做笔交易怎么样?听说你儿子成绩不错,上大学是没问题的。问题是你出得起学费吗?如果你答应做我的情人,我就负责你儿子上大学的费用,两不吃亏。”

“你休想。”翠莲说完,转身就走。

背后传来牯牛的声音:“你会来找我的,信不信?”

翠莲想起成绩不错的儿子,想起男人临终时祈盼的眼神,脚步迈得有些沉重。

冬去春来,儿子终于如愿考上了重点大学。

翠莲很欣慰。她想,等儿子毕业了,一切都会过去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当然,儿子也曾多次向翠莲问起学费的来源,翠莲就找了些理由搪塞过去。

后来,儿子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。儿子觉得很屈辱,没脸见人,不再回家,也不再要翠莲的一分钱。他凭自己的聪慧在一家电脑公司里找到了一份兼职,所得的报酬足够应付在学校的各种开支。

想儿子想得心痛的翠莲就给儿子去了一封信。翠莲告诉儿子他父亲临终时的嘱托和她之所以这样做的苦衷。最后翠莲告诉儿子,钱是干净的,钱本身没有错,要说有错,全都是人的错。她对不起儿子。

儿子收到信后,眼泪“哗”地就下来了,一下子原谅了母亲。假期到了,儿子急匆匆地赶回家,他是多么迫切地想早一点见到母亲呀。

可是,等待他的却是母亲的坟茔。荒草萋萋,母亲已经与他阴阳相隔。他突然明白了,母亲这是以死来保全他的尊严啊。

悔恨万分的儿子在母亲的坟前跪了整整一天一夜,然后,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小镇。

文章写到这里,应该没什么可说的了,但我还是想告诉您,翠莲就是我的母亲。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