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开的声音

八楼,顶层。男人对女人说。

女人说,为什么不选低一点的楼层?

男人笑了笑,八楼有什么不好啊,空气好,清静,可以减肥,还可以看风景呢!

其实,男人也想选低一点的楼层,谁愿意爬那么高的楼呢?累人呢!可是八楼的价格比二楼要低些,对于工薪族来说,节约是硬道理啊。

就你会说。假如有一天我老了,走不动了,怎么办?女人向男人撒娇。

我可以背你啊。男人笑吟吟地说。

女人“噗嗤”地笑出声来,你说话可要算数啊,我不相信你那么懒的人会背我上楼。

男人把女人拥入怀里,算,当然算数,你可别小看我啊。

男人确实懒,且很不讲究。头发长了不经女人提醒不知道修理,袜子到处乱扔。女人说媒妁之言害人不浅啊,相亲的时候,看你头发梳得发亮整齐,认为你是一个很有生活情趣的人,婚后才发觉上当了,不会哄人开心也就罢了,还不修边幅,你看你那指甲长了也不修剪,让人看了心惊肉跳的。

男人说,后悔了啊。

女人说,后悔有什么用呢?如果时光倒回去十年,我肯定不会看中你了。

女人边说边打开她的那个小盒子,里面是一套修剪指甲的专用工具,那是女人参加无偿献血的纪念品,专心地为男人修剪起指甲来。女人的技术真是不错,修过的指甲匀度对称,圆弧平滑。男人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。

生活像一条美丽的小溪,缓缓地流过了两年时光。

那一天下午,男人正在公司上班,电话打来了,说女人遭遇了车祸。当男人赶到时,女人已经在医院的急救室里昏迷不醒了。医生告诉男人,女人有可能要在轮椅上度过以后的时光了。男人惊呆了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更不敢相信“背女人上楼”的戏言这么快就变成了现实。

一个月后,男人把女人接回了家。女人默默地坐在轮椅上,面无表情。老天为什么那么不公平?干嘛不让车把我撞死算了?女人说。男人笑笑说,傻瓜,这有什么关系呢?我不是说过我可以背你的吗?

女人一听,眼泪又下来了。

从此,男人开始注意修边幅了,袜子也不乱放了,把整个家收拾得井井有条,每天都清清爽爽地出现在女人面前。他已经学会了修剪指甲,手艺甚至比女人还好。每天黄昏,小区里的人们看到男人推着女人到小区花园散步。他先把女人的轮椅从八楼杠下来,放好,再返身上楼,小心翼翼地将女人从八楼背下来,扶女人坐好。然后,男人推着轮椅,微笑着跟女人轻声地交谈,而更多的时候男人扶着女人,练习着走路。回家时,男人先把女人背上八楼,然后返身下楼扛回女人的轮椅。

下楼,上楼。上楼,下楼。只要没有特殊情况,男人每天都会重复做着这一件事。男人并不强壮,甚至有些羸弱,而女人却偏偏长得丰满结实。男人背女人时,他的身体弯成弧线强烈的弓,脑袋几乎碰触到自己的膝盖。女人看男人这么辛苦,无论男人怎么劝都不肯下楼了。

有一天,男人说,我们建个“家庭花园”吧。女人没说什么。女人不想再让男人辛苦,其实女人挺喜爱花。男人就利用休息日不断地往家里搬花盆,运花料,默默地栽种着那些并不名贵的花。有的放在客厅,有的搁在卧室,有的吊悬起来,总之,能放的地方他都放了。女人看着男人奔上忙下大汗淋漓样子,难过得心痛。种好以后,男人对女人说,交给你个任务,以后你就负责管理这些花吧!浇浇水,松松土什么的,好吗?女人说,我能行吗?当然能行。从此,女人便精心打理着这些花。每天她转动着轮椅,周旋于花与花之间,乐此不疲,渐渐地脸上有了笑容。

辛苦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,到了开花的季节,那些经过精心栽培和护理的花儿悄悄地开了,白的纯白,蓝的特蓝,紫的雅紫,整个家就像一个花园。女人很快乐,流着泪对男人说,你给了我一个春天呀!男人说,不,是你自己创造了一个春天。

女人趁男人不在家的时候,经常偷偷地从轮椅上试着站起来。开始当然很痛苦,但是她一直咬着牙坚持着,始终没有放弃,始终很努力。她心里想,为了男人,不管吃多大的苦也要重新站起来。

有一天,女人看到放在高处的一棵花有了枯叶,在轮椅上够不着,她条件反射地站起来。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,女人竟然可以站起来了。此时,女人觉得整个家溢满了花香,女人甚至听见了花开的声音……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