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为梦想干杯

尤琪琪向来爱交朋友,虽不常逛街买衣服,可一个月的工资也都用在请朋友吃喝玩乐上了。她去取款机上查了查自己的账户余额,那数字实在羞于见人。她想起了尤利群给的二十万支票,想从里面挪八千一万的出来,可因为没把身份证带在身边,只能回家一趟。

正好当天袁清霞为了给女儿一个惊喜,瞒着她提前一天回来了。尤琪琪一进家门看到妈妈正坐在沙发上敷面膜,激动得连鞋子也没脱,一进门就与她拥抱在一起。两人发出夸张的尖叫声,袁清霞脸上的面膜都被震得掉在地上了。

尤琪琪问:“妈妈,您不是明天才回来吗?我都已经向老板请了假,打算跟老爸一道去接机呢。”

正好尤利群从书房里走出来:“你妈妈说要给你个惊喜,打算做好了饭菜再把你叫回来。没想到没给你惊喜,倒把我吓了一跳。”

尤琪琪捂了捂嘴:“见到妈妈激动嘛,倒是忘了老爸在书房了。”尤利群问:“这会儿不是在上班吗,怎么就回来了?”“我一个同事跟我出去跑业务的时候,被建筑工地落下的砖块砸了,现在正在医院呢。老爸,您能借我八千块吗?”袁清霞听了赶紧把尤琪琪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,问道:“咱家琪琪没事吧?”

“我一点事都没有。”她看了一眼尤利群,又说,“她是新来的实习生,没多少积蓄,家又在外地,所以您能先借她吗?”

尤利群未加犹豫,赶紧从房间里取出一个信封:“里面正好八千,你数数。”

“不用数了,我先去医院帮她把尾款交了,一会儿就回来陪你们。”她飞快地把钱塞进包里,给了袁清霞一个飞吻,“马上回来!”老许就等在离尤琪琪家不远的一所中学门口,坐在大树底下摇着扇子。尤琪琪递给他一个甜筒,又把装了钱的信封交给他,说:

“正好八千,不够再告诉我。千万别同晓丽姐说,我怕她因此看不起吴天天。”

“我表姐可不是那样的人。不过你放心吧,我谁也不说。”老许拿着钱,把甜筒还给尤琪琪,“不吃了,我减肥。”

“吃吧,少啃两个鸡腿就减下来了。”老许让韩晓丽给吴天天打了个电话,让她告诉吴天天,现在公司又有了折上折的新优惠活动,原本两万的广告,现在来个折上折才七千多。

吴天天这次没再犹豫,当天就把卡里的钱都取了出来,让老许帮着转交给了韩晓丽。

韩晓丽收下一万五,问老许:“剩下的八千是你借的?”“是我爸借的,我哪能存下那么多。”“昨天舅舅还从我这儿拿走了两千买猪苗呢,回头就存下八千了?”老许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,站在客运中心左顾右盼地等着回村的车。见车子停稳了,二话不说就跳上了车,向她挥挥手道:“老姐,广告的事就拜托你费心了。”

老许的车还没开远呢,韩晓丽就给尤琪琪打了个电话。这会儿尤琪琪正准备拿钥匙开门,见韩晓丽打电话来,心顿时一提,忙缩回了开门的手去翻手机。

“琪琪,现在方便说话吗?”

韩晓丽从来不会问她方不方便。尤琪琪一听就知道事情败露了,心里埋怨着老许办事不靠谱,嘴上说:“晓丽姐,有什么事就说吧,我在家呢。”

韩晓丽直截了当道:“那八千块是你借给天天的吧?”

尤利群站在屋里喊了声“是琪琪吗”,她一听大气也不敢出,赶紧蹑手蹑脚地溜走了,走到小区门口才说:“是老许说的吧,真不靠谱。”

“他什么也没说,不过我一猜就是你。”韩晓丽说,“琪琪,你要记住,你可以无条件帮助一个男人,怎么帮他都行,但是绝对不可以在金钱上帮助他。”

尤琪琪说:“我只是想帮他渡过难关而已,等店铺有起色了,他会还钱的。”

“我说的不是怕天天赖账。你知道吗?你这样做会让他抬不起头来。男人最怕在金钱上受人帮助,你这样做会令他反感的。”

尤琪琪急了:“可我只是想帮他啊,再说我跟谁也没说,就连你也没说啊。你可一定要替我保密啊,晓丽姐。”

韩晓丽答应下来:“我当然会替你保密,不过你得有个心理准备,这事早晚是会穿帮的。”

尤琪琪因为借钱的事心虚,近一段时间都不敢往吴天天的店里跑了。她又怕吴天天多心,每天不是找韩晓丽吃饭,就是找王杨出去吃饭看电影。有时候吴天天打电话来,她也不敢多聊,就怕自己哪句话没留神说漏了嘴。

刚好那几天吴天天正与韩晓丽商量广告的事,常不在店里,都靠张师傅帮着张罗,倒也没怎么注意尤琪琪。等忙下来之后,他才听张师傅说尤琪琪已经四五天没来了,这些日子都是他一个人忙里忙外地应付着。

吴天天一面感谢张师傅,一面试探着给尤琪琪打了电话:“在哪儿呢?今天店里生意好,哥们儿请你吃大餐。”

尤琪琪觉得吴天天突然提出请吃饭准有好事儿,就试探着问他:“除了我还请了谁?”

“本来是要把老许和晓丽姐一块儿喊上的,可老许晚上有课,晓丽姐在加班,就咱俩吃大餐去。”

“可我晚上有事,你一个人享用吧。”吴天天一听就急了:“有什么事能比吃饭重要?哦,懂了,交男朋友了吧?”“谁交男朋友了,没有的事儿。”“真没有?”吴天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。“真没有!”

尤琪琪听到他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行,反正今天人也凑不齐,不如改天咱们去野炊。”

“等你忙完广告吧。”“广告的事儿用不着我操心,晓丽姐全权包揽了。”吴天天打了个响指,“那就说定了,我找时间,谁不来谁围操场跑圈儿去。”尤琪琪也松了一口气:“一言为定!”趁着张师傅请假回老家的日子,吴天天关了一天店铺,约上老许、尤琪琪和韩晓丽去爬山野炊。四个人三辆自行车,老许不会骑车,只能让韩晓丽载着。在路上的时候,吴天天时不时调侃他:“晓丽姐,出门前车胎的气没充太足吧,荒郊野岭的要是爆了胎,麻烦可大了。”

老许显然是没听出他的意思来,说道:“是啊,这里尖石子多,留神些,可别被扎破了轮胎。”

韩晓丽与尤琪琪捧腹大笑,两人险些就要撞上了。吴天天依旧是一副一本正经的表情,说:“晓丽姐为了这次野炊,估计练了不少日子的举重吧。”

尤琪琪已经笑得快要把不住车头了。韩晓丽狠狠瞪了吴天天一眼:“你就贫吧,净欺负我表弟听不懂。”老许这才恍然大悟,敢情吴天天是在笑他胖呢。他从车上跳下来,追着吴天天就要打。吴天天跟猴子似的,骑在自行车上灵巧地躲来躲去,老许每次都扑了空。他追得累了,就停下来在原地呼哧呼哧地喘气。吴天天得意地朝他挥手:“说你胖,你就喘。”

吴天天逞了一时之快,到了景区烧烤的时候,开始叫苦不迭。每次刚烤完的东西,还没来得及闻一闻味儿,就被老许夺了去。吴天天气得直咬牙,却看着嬉皮笑脸的老许束手无策。尤琪琪把一串刚烤好的金针菇送到吴天天手里,老许又厚着脸皮夺过来:“他减肥,不吃这些的。”

吴天天龇牙咧嘴地对韩晓丽道:“晓丽姐,求你赶紧给他介绍个女朋友吧,瞧瞧他都饿成啥样了。”

韩晓丽笑着说:“成啊,回头我跟我舅舅说说。”老许连忙拿纸巾抹了抹嘴说:“求你了,姐,你可千万别跟我爸提这事。这两天他一直唠叨着让我带个媳妇回去呢。我再不带人回去,他都不让我进家门了。”

“难怪这两天总往我家跑呢,原来是为了躲舅舅。”韩晓丽从他手里抽走了一串烤玉米给吴天天。

“谁烤的玉米,可真香!”吴天天夸张地竖了竖大拇指。尤琪琪朝他翻了个白眼:“你可真不害臊!”

老许正想趁此机会奚落他两句,就听吴天天说:“你这人就是胆儿小,你要不带人回去,你爸还真能让你露宿街头不成。这样的话我妈都说了八百回了,我进家门她照样拦不着。”

“可我爸这次看起来是动真格了。”“你先应下来不就成了,真找不着他也没辙。”

尤琪琪说:“要不我给你物色物色,我们公司不少单身呢。”她又看向韩晓丽,“还有不少青年才俊。”

韩晓丽开玩笑说:“行啊,哪天约出来喝喝茶。”老许一听就急了:“这节骨眼儿上表姐你可千万别找男朋友,你要一交男朋友,我爸更有理由催了。”吴天天说他胆儿小,还真是一点都没错,韩晓丽才玩笑了一句,他就急得脸都红了,一手拿着一串烤鱿鱼,活像一只煮熟的大螃蟹。

“你放心吧,在我的事业没有达到顶峰以前,我是不会找男朋友的。”

尤琪琪问:“你所谓的顶峰是什么啊?开自己的公司,还是当上副总经理?”

“都不是。我想成为一名知名的设计师,至少在广告设计领域内,人人都认识我韩晓丽。我要成为女强人,不需要太多的钱,只要能够养活自己,并且靠自己的努力给爸妈在城市里买下一套房。”

“哇,晓丽姐,你那句‘靠自己的努力’真酷。”尤琪琪说。韩晓丽有些飘飘然了:“当然了,女人必须靠自己,靠男人的女人没出息。”尤琪琪又补充了一句:“对,不能靠臭男人!”她把“臭”字咬了重音。吴天天斜睨了她一眼:你可别忘了,你靠着你爸这个‘臭男人’

活了二十几年呢。“可我毕业以后就没再依靠过他啊。“尤琪琪坐到韩晓丽身边去,与她握了握手说,”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偶像了。“吴天天做了个呕吐的动作,招来两人的白眼。韩晓丽问她:那你的梦想呢?“我没什么梦想,就希望不再依靠我爸。我要靠自己的努力去追求我喜欢的东西,不管是否成功,努力过就好。

大家都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。吴天天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忽然从包里翻出四罐啤酒来,说:“咱们为梦想干杯吧!”

四个人开了啤酒碰了碰,一起说道:“为我们的梦想,干杯!”

金子按捺着性子认真上了几天班之后,又回到了以前“纸醉金迷”的日子。他把谈业务的事全权委托给了韩晓丽,每天不是陪何叶,就是去酒吧喝酒、蹦迪。他偶尔会来公司看看文件,去医院的时候好说给金波特听。

当他从公司里拿了文件到医院的时候,病房里正乱成一锅粥,两三个护士和金波特的主刀医生正里里外外地跑。金子妈站在窗子边,两只手紧紧地握着,一脸紧张的神情。

金子问:“爸怎么了?”“他昨天伸手够热水壶的时候开了线,他自个儿没注意,今天伤口感染了。”金子妈说着话,眼神却一直落在金波特身上。金子握了握老妈的手安慰说:“没事的,手术都顺利做下来了,还怕开线吗?妈,您就放心吧。”

金子刚把她扶到边上坐下来,医生就把金波特送到了推车上,推着金波就往手术室去了。金子妈还没来得及坐稳,就连忙站起来,问:“我丈夫怎么样啊?”

“情况还算乐观,我们现在送他进去做重新缝合手术。”金子妈踉踉跄跄地跟着医生走去手术室门口,嘴里一直在说:“都怨我,都怨我嘴馋啊,没事下楼买油条吃,弄得你爸伤口开了线。”金子听着她一声声自责,觉得其实就是在骂自己。老爸才刚做完手术,转眼他就往酒吧里跑,他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一个耳光。他劝说妈妈先在病房里等着,自己一个人坐在手术室外。走道里空荡荡的,一个人也没有。

望着“手术中”三个字,他的心怦怦地跳个不停。六天前,金波特被推进去做胆囊切除手术的时候,他都没有这样害怕过,这一刻却害怕得连手脚都是颤抖的。他半靠在椅子上静静地等,差不多等了两个多小时,手术室的门才被从里面推开了。这时候金子刚刚睡过去,有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:“小伙子,醒醒。”他飞快地站起来,见面前站着金波特的主刀医生,忙问:“我爸呢?”“他已经被送回病房了。这几天你们一定要好好照看他,再出现开线的情况,可就麻烦了。”金子跟小鸡啄米似的拼命点头:“哎,我一定二十四小时照看他。”“我建议你们还是请两个看护吧,两班倒轮流照看着。我看你和你妈都不怎么会照顾人,现在是非常时期,还是请专业的看护比较好。”

金子回到病房的时候,金波特已经醒来了,一听金子说要给他请看护,差点就从床上跳起来:“请看护多贵啊,一两百一天呢。”

“爸,老妈为了照顾您都瘦了一圈了,要是能让她好好睡上一觉,就算四五百也值。”

金波特看了一眼妻子,这些天因为日夜照看他,确实是瘦了不少,就连脸色也极差。他虽心疼钱,可到底还是更心疼老婆,就点点头说:“找两个日结的吧。”

金子妈揉了揉眼睛,对金子说:“你爸切了胆囊,就算出院了也得在家里养着,往后公司的事你可得上点儿心啊。”

金子想金波特刚又动了一次手术,怕他话说多了影响伤口,赶紧应下来:“公司的事我会打理好的,您和爸都甭操心了。”

金波特看了妻子一眼,嘴角稍稍挑了挑。当天金子就请了两个看护来,依照市面的报酬按日结,安排两人两班倒轮流看护金波特。他劝说他妈妈回去好好睡上一觉,又打电话让何叶下班的时候送一个盒饭过来。金波特见他坐着不走,问他:“在这儿陪我干吗?赶紧回公司去啊。”

“今天公司没什么事,我就想在这里多陪陪你。”护工从外边打了一盆温水来,正打算给金波特解扣子擦身,金波特连忙抓住她的手问:“你干吗呢?”“给你擦身啊。”护工被抓得生疼,拧着眉头让他赶紧放开。金波特的力气比一般人还大,完全不像是刚做了手术的。金子见了他的反应,说:“身上太脏也容易感染伤口,还是给擦擦吧。阿姨是受过专业训练的,放心,不会碰着您的伤口。”

金波特松开手,却没有让她解扣子,而是对金子说:“你赶紧回公司去。”

“都四点半了,还让我回去哪儿。”“那你出去给我买碗皮蛋粥回来。”金子说:“您现在刚动了手术,哪能喝皮蛋粥啊。”金波特说:“不能吃,闻闻也成。”“好吧,只能闻闻啊。”金子刚走出病房,金波特就自己解了衣服扣子说,“给擦擦吧,轻点啊。”自从金波特的伤口不慎开线之后,金子总算是安分了,每天朝九晚五,一颗心几乎都扑在了公司。下班后,他陪何叶吃了饭,就买了一份皮蛋粥送去医院让金波特闻闻。

正好这会儿金波特吃过药睡下了,金子怕金波特闻着皮蛋粥的香味馋醒了,就把它放在了窗台上。护工阿姨出去打开水的时候,他忙跟出去,从钱包里掏出六百块给她,说:“这两天我一直忙公司的事,都没顾上给您结工资,谢谢阿姨照顾我爸啊。”

护工阿姨笑着说:“谢我干吗啊,悉心照顾病人是我们的职责。”金子又说:“我爸前几天伤口开线重新缝合了,这几天没什么不适吧?”

“哪儿开线啊?”

“肚子上啊。”

护工阿姨一脸疑惑:“伤口早结好了,我给他擦身的时候没瞧出有开过线重新缝合的地方啊。”

金子问:“您第一天来的时候伤口就结好了?那有没有出现伤口感染的现象?”

“结了七八成了吧,也没见伤口感染啊。”金子点点头,隔着窗子看着正在午休的金波特,他睡着的时候,还在咂巴着嘴。金子估摸着老妈与金波特联合唱了一出戏,为的就是拖延出院的时间,好让他多锻炼锻炼。反正金波特再怎么找借口拖时间,出院是早晚的事。

在病房里坐了一会儿,金波特依旧呼呼大睡,鼾声大作,金子实在觉得无聊就先回公司去了。隔着办公室的玻璃窗看去,正好能够看到对面的设计室,韩晓丽此刻正站在大屏幕前挥斥方遒,大述设计方案。这是金子给韩晓丽安排的另一项任务,每天下午一点开始,要给设计部的员工上一小时的设计课程。

金子轻手轻脚地推门进去,几个设计师扭头看到他进来,正要站起来问好,见金子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就又专心致志地听韩晓丽上课了。金子找了个位置坐下来,因为正好背对着,韩晓丽丝毫没有发觉金子的到来,依旧兴致高昂地述说着自己的方案。

今天的韩晓丽大概是为了下午的订单,精心做了一番打扮,胭脂红的上衣配着白色的九分中裤,简洁而又显得十分干练。她脸上依旧没有半分修饰,总是素颜朝天的,给人的感觉永远那么清新自然。

金子无事可做,于是向边上的人要了纸笔,随手画着韩晓丽的素描画。

韩晓丽精彩的设计课程已经结束了,金子还在埋头画着素描。“你的绘画技术不错啊。”

有个声音冷不丁出现在耳边,金子吓了一跳,抬头的时候发现人都已经走完了,只剩下韩晓丽站在他身边。韩晓丽看着他手里的素描评价说:“你把我画丑了,我的鼻子有那么塌吗?”金子笑着说:“没有,你的鼻子很挺,只是我向来不擅长画鼻子。”

他把画好的素描递给韩晓丽:“送你的,金大师的杰作,一定要好好保存。”

“那就谢谢金大师了。”韩晓丽珍而重之地把它放进了文件夹里。她正要走时,金子说:“等等。我今天去医院探望金总,他说你表现出色,打算升你为销售主管兼设计部副主管。另外,以后订单方面的事也由你全权负责,不需要再向我征求定价了。”

韩晓丽听到“升职”,并没有如别人那样激动,只是笑了笑,问他:“不会是因为我表弟跟你是同学,你替我向金总说了好话吧?”

金子说:“你的成绩大家都是看得到的。你对自己连这点自信都没有?”

“可我才刚过试用期,一个月就升职未免太快了些吧。”见韩晓丽一副将信将疑的表情,金子说道:“实话告诉你吧,我确实在我叔叔那里替你说了一些话,可我并没有夸大事实。我叔叔相信我的眼光,所以才破格提升你的。”

“那就替我谢谢金总了。”韩晓丽朝他挥了挥手,“我得出去谈订单了。”

金子说:“兴茂大厦离这儿远着呢,我开车送你吧。”韩晓丽估摸一会儿下班了何叶准会过来找金子吃饭,金子送她去了就得跟着一起谈订单了。她可不想被误会成第三者,于是摇摇头说:“不了,为了响应国家节能减排计划,我还是坐地铁去吧。”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