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打广告

吴天天回到店铺时,韩晓丽跟尤琪琪已经出去找地方吃饭了,老许正坐在地上随手拿了一张报纸扇着。吴天天找到了一个大厨,心里高兴,也就不介意白白冒着大太阳出去给他们买饭了。他跟老许一人拿了一盒炒面坐在地上吃。老许说:“你够自私的,那头儿惦记着何叶不放,这头儿又跟尤琪琪玩暧昧,你在乎过她的感受吗?”

吴天天一愣:“谁和她玩暧昧了,你可别胡说八道。”“我没胡说八道,明眼人都看着呢。你是不是特怕尤琪琪哪天走了,再也不回头来找你啊?”

“我哪有?她要真跟别人好,我还……我还松一口气呢。”吴天天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有点犹豫。

老许看着他的眼神,又郑重其事地问了一遍:“要是她突然告诉你她找到男朋友了,你是祝福她还是会因此后悔呢?”

“当然是祝福她了。”“那就好。实话告诉你吧,她已经跟大海在一块儿了。”吴天天被炒面噎着了,赶紧喝了几口饮料,问:“哪个大海啊?”“就是学生会主席,原来追过尤琪琪的。”

“哦……那挺好。”吴天天愣了一下,夹了一大口炒面往嘴里猛塞。过了一会儿,他突然把饭盒一搁,说:“好什么呀,那大海都交过三四个女朋友了,还玩儿劈腿,他能对她真心吗?”说着就要站起来。

老许问:“你上哪儿去啊?这里还要打扫呢。”“我去找尤琪琪,向他揭发大海的真面目。”“你快回来,刚才我逗你玩的。就大海那花花公子的样子,尤琪琪才看不上呢。”这会儿尤琪琪和韩晓丽正在厨房间里偷听呢。两人看到吴天天紧张的表情,偷偷击了击掌,用口型说了个“噢耶”。吴天天回头又问了一遍:“真没在一块儿?”“真没有。”老许刚说完,吴天天就上来一顿暴打。老许抱着头直喊“救命”。这时候吴天天耳边只听见“砰”的一声,一个香槟盖从他眼前飞过。尤琪琪在他耳边大声喊:“恭喜‘食八方’开张。”韩晓丽捧着一个蛋糕出来:“恭祝生意兴隆。”吴天天一张脸涨得通红,怔怔地看着捧着香槟的尤琪琪,窘迫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张师傅第二周就关了店铺来报到了。吴天天见他进来,得意扬扬地向老许他们介绍:“我请的大厨,张大师傅,大家热烈欢迎!”尤琪琪和老许献上了雷鸣般的掌声。张师傅显得有些腼腆,说道:“什么大厨啊,就是一个做点心的老头子。”吴天天问:“给您四千五一个月成吗?试用期就免了,我相信师傅的手艺。”张师傅说:“没问题,只要活儿够轻松。”吴天天和他握手说:“合作愉快!”“食八方”第一天开张就十分火爆,吴天天几乎把所有的同学都请来免费品尝,把店铺围得水泄不通。中国人的从众消费心理真的很奇怪,哪里人多就往哪儿去。店铺里已经围满了人,外头排队的人还是兴致勃勃。

人挤人的,同学们送的花篮都被挤翻了。尤琪琪忙里忙外地帮着招呼顾客,王杨吃了两块绿豆糕也开始帮起了忙。张师傅在厨房里喊:“天天啊,来给搭把手,和面会吗?”

“正好前几天学了些面点的做法,没问题。”吴天天穿上围裙就进去帮忙打下手了。

人刚进厨房,王杨在外面喊:“吴天天,又有人给你送花篮来了。”老许奔出来,看到金子与何叶站在外面,边上停着一辆车,车上跳下来两个人正往门口搬花篮。老许找了个借口让王杨进去帮尤琪琪称糕点。金子说:“生意够好呢,天天人呢?”

“在里面帮师傅揉面呢。”老许挠了挠头,笑得有些尴尬。何叶笑着说:“里边挺热闹,王杨、卢珍珍她们都在啊。”老许点点头说:“哦,对了,天天让我问问,金叔叔的身体好些了吧?”金子也往里面望了一眼,果然班上的同学都在呢,当“托儿”的当“托儿”,帮忙的帮忙。他点点头说:“这两天恢复得还不错。”“哦,那挺好。”他让金子和何叶在门口等会儿,进店里和尤琪琪小声嘀咕着,“金子给天天送花篮来了。”“那快点让他们进来啊。”“天天没请他跟何叶过来,请进来不是怕尴尬么。”他扯了个塑料袋,“每种装一些,就说是天天送的,挑些好的装。”

尤琪琪选了一些卖得比较火的小吃装成一袋交给老许,说道:“吴天天这人可真不厚道,还哥们儿呢,店铺开张竟把他给落下了。”说完又往袋子里猛塞了一通。

老许把一袋小吃交到何叶手里说:“都在忙,也就顾不上分袋了,天天说这是给你们还有叔叔阿姨的。”

何叶道了声谢,就跟着金子走了。

一直忙到灯火阑珊的时候,吴天天才有气无力地打烊了。他让尤琪琪赶紧回去洗澡休息,自己跟老许随便拿厨房里剩下的面粉擀了些面吃。老许吃到一半说:“白天的时候金子来过了,你没通知他,他都不好意思带何叶进来。”

吴天天说:“金子来了你怎么不喊我啊?”“你没请他,我就以为你故意避着他们呢。万一我喊你,你不肯出来岂不是更尴尬。”“我也没刻意避着他们,我只是想到他爸说的那些话心里就不自在。我是想等我混出个样儿以前,还是少和金子接触好,免得他爸以为我有所图。弄不好哪天我发达了,他还得说我是靠的金子呢。”

老许叹口气道:“金子他爸也就那么一说,你还真往心里去了。就算他爸那样想,金子一定不会防着咱的。”

原本是“天时地利人和”的位置,吴天天以为这次一定能够一鸣惊人。可是一个月的工夫下来,生意始终不温不火,去掉租金、水电费和给师傅的薪水以外,就只剩下两千多的利润。他觉得还不如卖烧烤的时候呢,就算再不济,也至少五六千一个月保底。

给张师傅发过薪水,吴天天早早地打烊了。从德克士买了两份杨桦最喜欢的大鸡排就回家了。杨桦做了一桌子菜,吴天天一进门就闻到了饭菜香。他随便把鞋子一甩,也不知道甩到哪个角落了,换上拖鞋就伸手去抓桌上的虾。

杨桦拿扇子拍开他的手说:“把你的手洗干净了再吃。”吴天天只能乖乖地把手洗了。从厕所出来的时候,吴英雄已经给他盛好了饭,还把吴天天最喜欢的几个菜挪到了他的面前。吴天天顺手抓起一只虾就往嘴里塞,含糊地说:“原来你们都没吃哪?”

杨桦拿着几双筷子从厨房里出来,说:“还不是为了等你,饭菜都重新热了一遍了。还说今天要早点回来,你爸都饿着肚子等了你两个小时了。”

吴天天饿得头昏眼花,接过杨桦递来的筷子就夹起一块红烧肉往嘴里塞了。杨桦问:“今天盘点了?”

“盘了。”“怎么样啊?”“不怎么样,才两千多的利润。”吴天天埋头扒拉着饭,忽然感觉桌子一震,杨桦用力拍了拍桌子,说道:“刨去一个月的水电租金才剩两千多块?”

吴天天补充了一句:“还得刨去师傅的薪水。对了,你们给我出出主意,我这店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。地段好,特色小吃又正好符合大众,怎么总是不温不火的呢?”

杨桦捂着胸口做心疼状:“忙活了一个月,你这个老板还没人家打工的赚得多。”

吴英雄说:“吃饭吧,吃完饭再讨论这些也不迟。”“妈,你得把眼光放长远,我这不是在起步摸索阶段么。”吴天天拿筷子敲敲杨桦的碗,“吃饭了,饭前激动不利于消化。”杨桦的呼吸有些急促,低头吞了一口饭,又把筷子放下说:“吴天天,我跟你说,下个月你要还是不上不下的,就赶紧把店铺给我关了,乖乖找工作去。”

“哪能啊,我都付了一年的房租了,再说你儿子我根本就不是朝九晚五的料。”

“行,那我给你两个选择,要不继续摆摊卖烧烤,要不就找份稳定的工作,但是店铺必须关了。”

吴英雄对于杨桦的强势终于看不下去了,插了一句:“你别总是向钱看,儿子能够多些阅历和锻炼对他将来有好处。”

“打工、摆摊不都能攒阅历,非得砸钱买阅历?”杨桦说着就对吴英雄脸红脖子粗的。吴英雄向来是温温吞吞的性格,在家里一直被杨桦压得死死的,他怕吵架,连大气也不敢出,只是低头扒拉口饭说:“你们两个商量,我不参与意见了成吧。”

杨桦扭头哼了一声,冷言冷语道:“就是被你惯的,每次说不参与意见,回头两个人又背着我搞事。”吴英雄横了她一眼,对吴天天说:“要不这样,就听你妈的,再开一个月看看,如果有钱赚就继续,没钱赚就把店铺关了另找份工作。”吴天天默不作声,忽然就把筷子狠狠一撩,拿起摩托车的钥匙就到门口去找他的鞋。杨桦说:“饭不吃啦?说你两句就要走,我们那都是为你好。”“你们为我好?你们一心只向钱看吧。得,我跟你们说不到一块儿去。”说完就狠命地把门撩上了。杨桦追到门口,见他连鞋也没换,穿着拖鞋下楼去了,立即脸色惨白地说:“天天他不会想不开吧?”

吴英雄见她有些心慌了,终于到了他扬眉吐气的时候了,说道:“天天说得一点都没错,你就只为钱。”他说着就飞快地把桌上的饭菜收拾了,留下杨桦一个人在客厅里发愣。

吴天天早早打烊回家陪他们一起吃饭,原本是为向他们取经的,没想到一顿饭闹出那么多火气来。他攒着一肚子火气奔下楼去,想要去找老许发泄一通。电话一接通,他开口就道:“十五分钟之内你到学校篮球场去,今天哥们儿要与你决战到天明。”

老许听着口气不善,忙问他:“出什么事了?听着怎么觉得像是吃了炸药了。”

“赶紧出来,我知道你这会儿在晓丽姐家吃饭呢。”老许说:“是啊。不过我一会儿就要坐车回去了,得赶八点回村里的车。”“别回了,不是后天才开学呢。”“你不会真打算决战到天明吧。行行,我一会儿过来。”老许以为吴天天是和金子闹翻了,连饭都没吃几口就赶去学校篮球场了。吴天天见老许气喘吁吁地赶过来,心里觉得有点愧疚,火气也顿时消了一半。老许见他手里没篮球,只是坐在篮球架下发呆,就问:“你和金子闹别扭了?”

“是和我妈。你说她怎么就一心向钱看呢?我做生意赚多赚少是我自己的事,她非得来掺和。”

“从大的说,那绝不是你一个人的事,爸妈不都希望子女过得好嘛。过得好的标准是什么啊,就是赚多得花不完的钱。但是往小了看,的确是你一个人的事,只要你开心了,管他赚多赚少。”老许一本正经地说。

吴天天是个没心没肺的人,听他这么一说,顿时就开玩笑道:“哟,不愧是语文老师啊。”

“那是我爸说的。只要我开心,不管我做什么他都支持我。”老许说,“可能你妈想得比较远吧,想把你的一辈子都规划好。”

吴天天说:“我就对她这样不耐烦。算了,不说她了,你说我的店铺都经营一个多月了,怎么就火不起来呢?”

老许帮他出主意:“要不你找谁打广告吧,现在不是挺流行做LED广告的嘛。”

“就我这样一家小店,做广告不得被笑死。”“这有什么呀,再小的店也有人打广告啊。”老许指着学校对面的公交站,“你看那LED上薯片的广告打得多火,每次等公交我都忍不住想买。我觉得你可以借助LED广告和公交车体广告推广业务,来提高‘食八方——20元吃遍全国特色小吃’的知名度。重点是在‘小吃’上面,民以食为天,做什么广告都不如做小吃广告来得有效嘛。”

老许又说:“必须得把你那些小吃拍漂亮、拍诱人,这样顾客才会被吸引来。”

吴天天一筹莫展:“其实我也想过打广告,但至少得一两万吧,我现在存款不多了。”

老许想了想,说:“要不我先借你四五千吧。”他说着就要从钱包里掏银行卡。吴天天赶紧阻止他说:“这是干吗呀?你一个月才多少,我好意思要你的钱吗?!”

吴天天找了一个爱好摄影的学弟来店里给他的小吃店乱拍了一气,又去小广告店里让人设计了宣传单。单子印出来的时候吴天天看了看效果,照片被印得挺模糊,所幸“食八方”几个字够大。

以前同在学生会的几个学弟学妹挺仗义,宣传单才刚出炉,还热乎着呢,他们就每人分了一些去街头派发了。吴天天说:“不管能不能吸引顾客,今天的午饭、晚饭都由我来请。”

大家斗志更加高昂,有好多人坐着公交车到附近的小区里派发,有人去地铁站门口派发,还有人去各个学校张贴小海报。

吴天天跟张师傅两人忙里忙外,一天下来倒是增加了不少顾客,可大多都是来看热闹的,只看不买,还要对价格、包装挑剔一番。

尤琪琪听学妹说正在帮吴天天派广告,就以跑业务的名义偷偷从公司里溜出来帮着一起派发。她一面派发宣传单,一面留意沿途的广告公司,但凡见着广告公司便迫不及待地进去谈价格。稍大点的公司,价格都死咬在一万以上不肯放;小公司则是连车体广告都做不了。

就在尤琪琪一筹莫展的时候,韩晓丽打来电话约她出去逛街。尤琪琪累得够呛,坐在商场外的椅子上边吃冰淇淋边说:“我在忙工作,改天吧。”

韩晓丽说:“你那边听起来挺吵的,是在跑业务吧?”尤琪琪本想把帮吴天天派广告的事同韩晓丽说,可想到韩晓丽为了吴天天的店已经帮了不少忙,回头人家要是听了这事过来站在太阳底下帮忙派广告,吴天天也不好意思啊。于是她就说:“是啊,跑业务呢。”

韩晓丽笑着说:“那我来找你吧。今天公司停电,下午放假在家也没事做。反正你这个月的保底量已经完成了,大不了我陪你一起跑。”

“别,你千万别来。”尤琪琪想了想,“我这个月又被加了两千的任务,月底前得跑完。”

“那好啊,我正好帮你。”“外头挺热的,你还是别出来了,晚上咱一起吃饭。”她说完就把电话挂了。周六,韩晓丽打电话约尤琪琪出来的时候,她还是那番话。韩晓丽觉得尤琪琪可能是在谈恋爱,就问她:“你和吴天天在一块儿了?”

“晓丽姐,你想到哪儿去了?我是真的在忙工作。”“不是吴天天,昨天我还看到他在店里忙活呢。你不会是转移目标了吧?”韩晓丽刚说完,尤琪琪忽然一头栽倒在地上。两个学弟见她晕了过去,赶紧奔过来扶她。吴天天听到外头的嘈杂声,好奇地看了一眼,就看到尤琪琪半躺在地上,一个学弟正打算拿矿泉水浇醒她。

吴天天飞快地从店里奔出来,轻推开学弟,说:“快去药店里买人丹。”刚说完就把她抱进店里去了。韩晓丽见尤琪琪不说话,“喂”了几声就把电话挂了。

吴天天带着责备的口气说:“不是说了让你别站在太阳底下派发吗?”

“我看没人往我这儿走,就只能过去派发了。”“你先好好躺着,我出去给你买冰饮料消火。回头我去派发,你留店里。”尤琪琪见吴天天一副紧张样,顿时就觉得不那么难受了。她喝了一口学弟送上来的水,说:“你那些电子秤我不会用,要是我……”吴天天打断她:“少废话,不会用也得留着。”

“学长,够!”边上两个人朝他瞎起哄,吴天天顿时就脸红了。

正好许父让老许捎带些土豆过来给韩晓丽的父母,两人在厨房里做饭的时候,韩晓丽笑着说:“琪琪找男朋友了吧。”

老许说:“她就死守着天天一棵大树不放,哪会交别的男朋友啊。”“一定有,这几天约她出来,她总说忙工作。她那工作最轻松了,哪有那么多事忙啊。”“估计是在给天天派小广告吧,怕你跟着出去跑中暑了,她没让我告诉你。”韩晓丽问:“派什么小广告啊?”“食八方’一个月下来几乎没怎么赚,我就让天天找人做LED广告和公交车体广告。可打广告得上万,他就印了些宣传单找人派发了。”

“怎么不告诉我啊?我们公司现在正在搞优惠呢,LED广告加公交车体广告总共两万,近期搞活动差不多能给到一万五的价。”

老许一拍额头:“我怎么把金子家……金子和你在广告公司的事忘了。我一会儿就去问问他,不过这事你先别和金子说啊。”

韩晓丽点头应下来:“他要是有意向,我可以试试为他争取最低的价格。”

面对这么大的优惠,吴天天自然是心动的。可谁让广告公司是金波特开的,他一想起金波特那副上层人的嘴脸,再大的优惠也不能要啊。老许说:“你就爱钻牛角尖,金叔叔再怎么看不起你,可你又没占他公司便宜。”

吴天天问:“他们公司真在打折?”“真打折,不信你问我表姐。”他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表情。老许掏出手机说:“那问金子吧,我可没事先和他通过气啊。”吴天天推开老许的手,坐在收银台前犹豫了一会儿说:“可我卡里只有七千多的积蓄,还差八千呢。我看算了吧,这样派派宣传单也不差。”

此时正是傍晚六点多的时候,本该是购物的高峰时间,店铺里却空荡荡的,只有三四个客人在试吃。有一个客人把柜面上的试吃品都尝了一遍,什么也没买就走了。老许苦口婆心地劝说道:“我听张师傅说,他以前开面馆的时候还打过广告呢。”

张师傅笑着从厨房里探出头来:“是啊,最早开店的时候我生意比你这儿还差,我也找人在美食杂志上打过广告。几年前的四五千可不比你现在的一万多数目小。不过下了本总是有回报的,我那店铺的生意你也看到了。”

吴天天嘀嘀嗒嗒地按着计算器说:“那我再考虑一下吧。”时间不等人,老许怕他还没考虑完,金子公司的活动就已经结束了。因此一直在暗地里帮他借钱,找同学问了一圈,谁知个个都是月光族,能拿出三四千就已经很了不得了。老许不想借散了,回头先还谁后还谁还得费一番心思呢。

尤琪琪从王杨那里听说老许一直在找人借钱,就连何叶也问了,还让她瞒着金子,以为老许家里出了事儿,就问他:“你要借八千块怎么不问我借啊?这样四处借多耽搁时间。”

老许一直让同学瞒着尤琪琪借钱的事儿,这会儿听她提起,因为心虚,脸一下子红透了。他打着哈哈说:“哦,老家盖房子呢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”

“老家盖房子八千哪够啊。”“翻新屋顶而已,前几天不是漏雨么。”尤琪琪像是恍然大悟般“哦”了一声:“那可得好好修修,八千哪够啊,我借你两万吧。”她边说边掏出手机来,作势要给吴天天打电话,“我手上钱不够,得和天天凑凑。”

老许赶忙拦住她:“别啊,我不想让他知道这事。”“那怎么行啊,他要知道你找人借钱单单撇开他,他不得跟你急啊。”尤琪琪已经从手机里翻出了吴天天的号码,正要按下拨号键,老许连忙说:“我老实交代,钱是替天天借的,他想要打广告……”

老许把所有的事都说了一遍,末了还不忘加一句:“你一定要严格保密啊,他向来爱面子,要知道我替他问同学借钱,真要跟我急了。”尤琪琪顺势说:“那你也要替我保密,我借给他八千块的事连晓丽姐也不能说。”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