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第一家实体店

韩晓丽托朋友去朝阳地产,几句话就把订单谈妥了。朝阳地产的宣传部部长很欣赏韩晓丽的设计风格,亲自打电话给金子,点名要让韩晓丽来设计广告。

韩晓丽差不多快要下班的时候才回到公司,把车停在了公司门口,正准备上去还金子车钥匙,在电梯口看到金子揽着一个女孩子从电梯里走出来。

韩晓丽心想那女孩子一定是金子的女朋友,怕她误会,就赶紧开车走了。何叶眼看着金子的车被人开走了,赶紧从写字楼里追出来。金子怕何叶见到车里的韩晓丽误会,赶紧把何叶揽在怀里说:“我爸说想吃御街的凤梨酥,我就让我爸的秘书开车去买了。”

何叶说:“不如我们别去看电影了吧,吃了饭就去医院看叔叔。”金子想起昨天在病房外听到老妈与金波特谈起何叶的时候,似乎并不十分待见她。如果这会儿两人撇下金波特不管去看电影,只怕老妈知道了又该多想了。他想了想说:“行,吃了饭咱去医院看我爸。我有事打个电话,你在边上等我一会儿。”他赶紧给金波特的秘书打了一个电话,让她赶紧去御街买一盒凤梨酥送去医院。金子陪何叶到达医院病房的时候,床头柜上果然放着一盒凤梨酥。何叶瞄了一眼,确信是御街买的,就把水果往另一边的床头柜上一放,笑着说:“阿姨,以后要买凤梨酥,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,御街那么远,一来一回太累人了。”听了何叶的话,金子脸色微变。金子妈笑着点头说:“就怕太麻烦你。”“不麻烦,我公司离御街不远,两三站路就到了。”金子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,张张口想要解释什么时,金子妈已经把话题扯开去。金子妈让何叶拿了两块凤梨酥吃,又给她倒了一杯水,然后对金波特说:“早上痛了半个多小时,这会儿好些了,你就眯会儿吧。”

金波特说:“何叶难得过来,我睡着像个什么样子啊。”何叶连忙站起来,说:“叔叔,您休息,我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金子也陪着她一道走了。金子妈赶紧把病房门关上,拧着眉头说:“现在就管那么宽,以后还了得。”“你刚才怎么不向人家解释啊?小邓都说了,何叶要是问起,得说是我让小邓买了送来的。你这样子让金子怎么向人家解释啊。”金子妈边给他擦身边说:“我还巴不得金子解释不清呢。这女孩子我是坚决不会让金子娶进门的,早散早好。”“嘿,这是当娘的说的话吗?”“我这不是为咱家金子好么。我是过来人,什么样的女孩子适合当媳妇一眼就看得出来。别看她闷不吭声的,说起话来句句都夹着心思。咱们金子单纯,以后肯定被吃得死死的。”

金波特翻了个身,说:“其实她能管住儿子也好,只要不管咱家的钱。”

“你就知道钱。她能吃定金子,还能吃不定咱家的钱。”金子妈往他后背一拍,金波特“哎哟”了一声,她忙说:“下手重了啊?我赶紧给你揉揉。”

七夕节那天,吴天天破天荒约了尤琪琪出来过情人节。这一举动可把尤琪琪高兴坏了,从接到电话就开始洗澡、做发型、换衣服。向来不化妆的她还把老妈的化妆品都搬到了自己的房间里,对着镜子一样一样捣鼓,不满意了就洗掉了重来。折腾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,她才照着网上的淡妆速成攻略化了一个不浓不淡的妆。

她又把柜子里的包包都翻出来,对着镜子一个个试,总算找出一个纯白的单肩包来搭配连衣裙。她走出房间,在尤利群面前转了个圈,问道:“爸,我这样打扮漂亮吗?”

尤利群看了一眼,说:“好看,总算像个淑女了。”她做了个“噢耶”的手势,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出门前尤利群举着报纸问她:“打扮得这么漂亮,是和谁去过情人节啊?”“暂时保密!”她从桌上拿起车钥匙,“借我用会儿车。”“记得早点把人带回来啊。”尤利群冲着风风火火跑出门的尤琪琪喊。路上经过的情侣无不是手挽手,女孩子手里捧着花,男孩子手里捧着爆米花。吴天天和尤琪琪走在路上,却时刻保持半尺的距离,一人手里拿着一个甜筒。尤琪琪想,那粉红色的草莓甜筒就当是吴天天送的花了,又漂亮又好吃,可比那玫瑰花实惠多了。

尤琪琪兴高采烈地吃完一个甜筒,问他:“怎么突然想要和我一起过七夕了?”

吴天天只是不希望在这种节日里一个人孤零零地玩游戏,更害怕杨桦没完没了地唠叨。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第一时间想到和尤琪琪一起过。本来两个人现在的关系有些暧昧不清,这种暧昧不清的日子里更应该避开尤琪琪才是。可他想如果自己不约尤琪琪出来过节,说不准就会有别的男人把她约出去。

他心里这么想,嘴上却说:“怕你情人节在家被你爸唠叨呗。我是为了拯救你。”“你是为了拯救自己吧。”尤琪琪开着玩笑,心里存了几分遐想,他在这种日子把自己约出来,绝不是寂寞那么简单。就像大学时候一个同学说的,男生如果愿意与你玩暧昧,是不够爱你,但一定是喜欢你。

只要喜欢,她就有机会。她在路边买了两杯西瓜汁,抬头正好看到何叶与金子手拉手往这里过来。何叶松开金子的手过来打招呼:“你们也在这儿逛呢,真巧。”

“喝西瓜汁吧。”尤琪琪把刚榨好的西瓜汁送到何叶手里,又要了一杯给金子。

吴天天咕咚咕咚喝着西瓜汁没说话。金子的脸色看起来不大好,尤琪琪要是猜得没错,两人应该刚小吵过。她又把一杯西瓜汁塞到金子手里,问:“金叔叔动手术了吗?”

“应该就这两天了。现在医院里手术接手术,我爸还没安排上。”金子又问吴天天,“你们去哪儿?要不一块儿去唱K吧!”

吴天天也大概看出金子跟何叶之间有些不对劲,正打算点头。尤琪琪笑着说:“咱可不做灯泡,你们慢慢享受二人世界吧。”说完就扯着吴天天的袖子走了。

身后传来金子的声音:“有什么话你就不能痛快讲么,总是端着阴阳怪气的口气,听着多让人别扭。”

何叶就算生起气来,声音依旧是柔柔的,说道:“你和人家没什么,那干吗遮掩借车的事呢?”

“不就是怕你多想,我才没说实话嘛。”“别为你的心虚找借口。”走远了,后面的话也就听不清了。尤琪琪回头看了一眼,说:

“估计金子得爆发了。”

“何叶就这坏毛病,爱猜忌。”吴天天脱口而出。

“如果换作是你把车借给晓丽姐,你会瞒着何叶吗?”“怪只怪晓丽姐是美女,就算两人本来就没什么,女人见了自己男朋友把车借给这么漂亮的女人,一定会吃醋。无论是谁,都不敢说实话。”

尤琪琪开玩笑:“要是个丑女,就敢说实话了?”“那是肯定的,美女惹人遐想嘛。女人就爱把男朋友身边的美女当作情敌来看。”“就和男人的虚荣心一样。男人总爱追求漂亮的女人,不管是否真心喜欢,只要那女人身边的狂蜂浪蝶够多,一定也会猛扎进去。”吴天天看了她一眼没回答,拿出一枚硬币来,说:“正面咱看电影,反面咱去酒吧。”说着就往空中一抛,“正面,看电影去咯。”吴天天挺贼的,听出尤琪琪正在试探他对何叶的心思后,任凭她怎么提何叶,都能把话题轻轻松松地扯开去。一连看了两场电影后,尤琪琪开车回到家里,发现尤利群还没睡,正在书房里看文件。她倒了一杯温牛奶,走进书房说:“爸,都十二点了,明天还要早起开会呢。”

尤利群眼皮都没抬,一直盯着合同,说:“回来啦,你先去睡吧,我看完这几页再睡。”

尤琪琪没走,搬了一张凳子在他身后坐下来,给他捶背,说:“我饮料喝多了,现在去睡一定得起来好几次。我陪您一会儿吧。”

尤利群笑着问:“听说你退了格子铺,不打算做下去了?”“一直亏损,所以就没做下去。”“可我听几个广场经理说你的格子铺生意挺火啊。”尤琪琪替他敲完左肩,又去敲右肩,答道:“其实我那些小吃利润挺低的,看着生意不错,其实没赚头。”

“知道生意不好做了吧。不过做生意可不能怕亏损,不能只为赚钱,有时候失败的经验才是最宝贵的。”

尤琪琪觉得老爸的话堪当至理名言,应该找机会说给吴天天听。她拿起桌上的照片看了一眼,那是他们的全家福。尤琪琪和妈妈袁清霞就像是一对姐妹,任谁也看不出是母女。尤琪琪从前听尤利群说过,袁清霞读大学的时候也算是校花,当时追求她的男生绝对不会比何叶少。

她看了一眼尤利群,装作聊天的口吻问他:“爸,能从那么多人手里把老妈降服,老妈一定很爱您吧?”

“都老夫老妻了,说什么爱不爱的呀。”“您追妈妈的时候,怀的是怎样一种心思啊?有个校花做女朋友,那时候一定很自豪吧?”她低下头,在他耳边轻声说,“老爸放心,不管您说什么,我一定守口如瓶。”

尤利群放下文件,笑呵呵地说:“刚开始追她的时候呀,确实是出于对校花的欣赏,再加上追她的男生多,总是有些虚荣心在作祟。你爸爸那时候啊,浑小子一个,也不知道你妈妈怎么会选我。”

“那是因为妈妈爱您啊。”她又问,“您那时候只是因为妈妈是校花吗?”

“喜欢总是有点的,至于那些爱不爱的谈不上。爸爸实话说吧,就连到了结婚,也没有太特别的感觉。不过你妈妈温柔体贴,确实是做老婆的不二人选啊。”

尤利群喝了口牛奶,叮嘱她:“这些事可别对你妈妈说啊,怕她听会多想。对了,你无缘无故问这些陈年旧事干吗啊?”

尤琪琪脑筋一转,就说:“我最近在写小说,需要寻求一点素材啊。”

“别总把心思放在这些上头了,该好好谈一场恋爱了。今天七夕节,是不是跟男孩子约会去了?”

“是同学,和男朋友不沾边。”

“过两天有个商业酒会,你跟着老爸一块儿去吧。地产商王叔叔的儿子刚从加拿大回来,学市场经济学的,你俩可以交流一下。”尤琪琪一眼就看出了尤利群的心思,他这又是变着法子给她安排相亲呢。她干脆直言拒绝道:“我的事老爸就别操心了,男朋友我还得自己找。”

“可不能找个随随便便的男生啊,至少得事业有成的,否则将来过日子你可就有得苦了。”

尤琪琪点点头说:“遵命!”惹得尤利群笑个不停,突然尤利群的肚子很不合时宜地“咕咕”叫了两声。尤利群笑着说:“文件没看完,肚子已经开始抗议了。”

“我去做两个菜吧。正好我也饿了,陪您一块儿吃点。”“哎,冰箱里还有几个芋艿,早上钟点工买了两根肋骨忘记做了。”尤琪琪很快做好了一个芋艿炖排骨、一个番茄炒蛋送到书房里,说道:“难得开一次戒,反正明天是去跑业务的,我大不了晚点起吧。”尤利群喝了一口排骨汤,竖起大拇指夸赞道:“不错,有你妈妈的水准了。”他盛了一碗汤给尤琪琪。这时候电脑屏幕忽然闪了一下,跳出一个QQ对话框来。尤琪琪飞快地把摄像头调整到最佳位置,对着电脑屏幕说:“妈妈,澳大利亚这会儿应该是凌晨三点了吧,您怎么还不睡?”

“和朋友约好四点半去山上看日出,兴奋得睡不着觉,正好看到你爸头像亮着。琪琪,你怎么也还不睡啊?”

尤琪琪把小圆桌上的两个菜展示给袁清霞看:“我的杰作,请老妈点评。”

袁清霞笑着说:“看色泽挺不错,可以打八分。”尤利群与袁清霞闲聊了一会儿。尤琪琪问她:“后天就该回来了,给我的礼物选好了吗?”

“澳大利亚没什么礼物可以选,我想等回去了让你老爸给你买辆车,老妈付钱,送给你。”

尤琪琪说:“我不想买车,还是骑自行车好,健身。”袁清霞说:“你每天下班到家都是八九点,一个女孩子家我们不放心,自己开车总是安全点。”尤利群说:“说得没错,我倒是没想到这一点。那你说咱给琪琪买辆卡宴好呢,还是买辆宝马三系好呢?”尤琪琪见他们当真开始物色买什么车了,赶紧回绝道:“我不要车。说实在的开车我挺心慌的。你们要真为我的安全考虑,不如同意我搬去公司附近住吧。这样既能锻炼我,又不怕到家晚了。”

袁清霞看着屏幕里的尤利群没说话。尤利群想了一会儿,说:“要不琪琪就把工作辞了,回自家公司来上班算了。”

要是当真把工作辞了,每天在尤利群眼皮底下转悠,尤琪琪哪还有借口帮吴天天忙生意啊。她眼珠一转,委婉地说:“我早晚得回自家公司上班。不过,我现在的公司挺锻炼人的,而且事业刚刚起步,我可不想没做出点成绩就辞了。”

袁清霞想了想,对尤利群说:“就给她个锻炼的机会吧,在外头练练也好。”

尤琪琪向袁清霞抛了个飞吻。第二天下班之后,她就托同事找到了一间单身公寓租了下来。之后几天她便陪着吴天天四处找店铺。差不多找了四五天,吴天天终于租到了一间店面。他的第一家实体店终于要开张了。

吴天天的店面租在郊区,一是租金便宜,二是郊区大多都是住宅区,而且是老年人的集中地。上了年纪的人早起锻炼身体,偶尔逛逛市场,四处转悠着找小吃。

吴天天当天就找人把店铺简单地装修了一下,主要是添了些置物架和柜台之类的家具。他打算把店铺隔出一个小间做厨房,准备以后请厨师现场做,像那些粢毛肉圆、榴酥之类的小吃还是得现做现卖才行。

韩晓丽考虑到吴天天是做小吃生意,店铺装修不需要精美,但给顾客的第一感觉必须足够干净卫生,墙面和柜面的主色调绝对不能用白色,但颜色也不可以过深。她与吴天天商讨了半个小时,最终把主色调定为淡蓝色。

尤琪琪端着一盘刚炒好的酱爆鸡丁出来,指挥着吴天天摆碗筷。她看了看韩晓丽挑选的颜色,竖起大拇指说:“这颜色不错。我有个提议,不如就让晓丽姐友情提供设计方案,我们一起DIY吧。既可以省钱,也不至于被装修队糟蹋了设计。”

吴天天说:“DIY,你一个娇小姐行吗?”“我从十岁开始,换灯泡、修洗衣机、通水管,家里东西坏了可都是我捣鼓好的。我的动手能力你不用怀疑。”吴天天泼冷水道:“装修可不是那些小儿科的事。刷墙漆、钉钉子,你敢做、会做吗?”“只要你敢把店铺交给我,我就敢。”尤琪琪自信满满。吴天天忽然站到凳子上说:“好,今天我就任命尤琪琪女士为装修队队长,所有装修事宜由尤琪琪女士全权负责。”韩晓丽问:“那你呢?副队长?”“我是验收队队长,只管验收的。”话音刚落,尤琪琪就把一张刚摊好的鸡蛋饼塞进吴天天嘴里,烫得他赶紧从凳子上跳下来,直奔厨房,身后是尤琪琪与老许的大笑声。尤琪琪挺直身板道:“美得你,从今天起我是队长,你是苦力。”

第二天正好是周末,几个人去建材市场采买了一些便宜的装修材料。韩晓丽的杀价功夫让三个人着实惊叹,几千块的东西,愣是被她砍掉了四五百。

韩晓丽把连夜做好的设计图纸打印出来。尤琪琪指挥大家开工:

“老许负责刷那两面墙,我刷这面,晓丽姐刷靠窗那一面。”

吴天天问:“那我呢?”

大家异口同声:“裁木头!”几个人说干就干。韩晓丽和尤琪琪把老许用报纸折的帽子戴在头顶上,拿手机拍了一张照,就开始刷墙了。尤琪琪在墙上写了“吴天天”三个字,又在他的名字下面悄悄画上一颗小爱心。她把“杰作”展示给韩晓丽看。韩晓丽有些哭笑不得,说道:“刷墙得顺着一个方向,不然干了以后会很丑。”

尤琪琪只得从上往下刷,慢慢把那三个字遮盖掉。吴天天灰头土脸地当了两天木匠,把木头都按照图纸裁齐了。

老许和尤琪琪用机器把裁好的木头钉成货柜,韩晓丽和吴天天负责刷漆。几个人一开始忘了戴口罩,满屋子都是油漆味,几个小时下来,个个都喊着头晕。

韩晓丽赶紧去药店买了几个口罩让大家戴上,又泡了浓浓的红茶让大家喝下去。尤琪琪终于开始妥协了,说:“忙活了这么多天,还没完成一半的工作量。你们看看我的手都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。”

尤琪琪把手摊开来展示在众人面前,手上都是擦伤的痕迹,还有不小心被钉子扎破的口子。吴天天赶紧拿出两片创可贴帮她把伤口贴上了。韩晓丽在边上说:“没清洗伤口就贴创可贴更容易发炎。”吴天天听后,又帮她把创可贴撕下来,开了一瓶矿泉水给她清洗手心,拿纸巾擦干后重新给她贴了创可贴。韩晓丽与尤琪琪互相传递了一个眼色。韩晓丽伸出手朝她比画了一个“V”的手势,尤琪琪则比画了一个“嘘”的动作。吴天天见尤琪琪的手受伤了,决定把剩下的活交给施工队去做。

于是韩晓丽在网上找了一个施工队,把图纸交给了他们。所有装修完工以后,尤琪琪去水果店买了好些柚子皮来去味。几个人窝在店铺里熏柚子皮,把一个货柜都给熏黑了。

几个人看着黑了一块的货柜捧腹大笑。老许说:“这样黑一块还挺有艺术感的。”

“黑一块瞧着都恶心,还艺术感呢。赶紧把它刷了,过两天就该开张了。”吴天天蹲下来准备刷漆,尤琪琪命令他:“你出去给我们买饮料吧,忙了半天都快渴死了。”

吴天天只能顶着大太阳出去买饮料,心想反正已经中午了,干脆把午饭也买回去吧。他进了张师傅的面馆,看到他正系着围裙忙得满头大汗。吴天天要了四份炒面打包。正是午饭高峰,面馆里已经没有空位了,吴天天只能走到门口的阴凉处去等。

他开了一瓶冰饮正喝着,忽然看到面馆门口的墙上写着大大的一个“拆”字。吴天天付钱的时候问张师傅:“您这里要拆迁了,那新店址选好了吗?”

“我不打算做了。选店铺装修太费心思,我打算等这里关门后就去找个工作。反正也是五十的人了,图个安稳就好。”

吴天天忽然想到自己店里正缺个师傅,就问他:“您会做各地的特色小点吗?比如粢毛肉圆、驴打滚之类的。我是经营全国特色小吃的,正好店里缺个师傅,您要都会,我请您过去得了。”

张师傅笑着说:“只要你说得出名字的,没有我不会做的。”吴天天有些不相信。张师傅喊来老伴儿帮着照看会儿生意,带吴天天进了厨房,说道:“你要不信,我就给你露一回绝活吧。”张师傅说:“你报个菜名来,我做给你尝尝,可别是我这儿没有的材料啊。”吴天天想了想说:“那就来个最简单的,土豆饼吧。”张师傅拿出几个土豆,噼噼啪啪切好了。吴天天看着那刀工就知道是有两下子的,心想把他请来得给多少工资才合适啊,忽然就有些后悔了。

张师傅看出了他的心思,开玩笑说:“我以前可是市里面点大赛的第三名,要请我薪水可不能太低啊。”

吴天天一脸紧张说:“可我才刚起步,怕是给不了您太高。”

“跟你开玩笑的,你就按市面上的标准给就行。当然了,多多益善。”

吴天天松一口气:“您这么好的厨艺,怎么不去酒店啊?”“在酒店里多累,每天站上六七个小时都不带休息的。”张师傅说话的工夫已经把土豆饼做好了,拿了一双筷子递到吴天天面前,“尝尝吧。”

吴天天吃了一口,顾不得烫,土豆饼只在舌头上打了个滚就吞下去了,问他:“要不咱先定个试用期吧,两个月怎么样?”

张师傅笑着说:“你小子挺精的,是个做生意的料。”这下子吴天天乐开了,说:“您是头一个夸我的,不愧是大厨,果然比别人有眼光。”“那我什么时候去报到啊?”“只要您愿意,什么时候都可以。”吴天天像模像样地掏出一张名片给他,“这是我店铺的地址,我的联系方式也在上面,您来之前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

张师傅看了看名片,念叨着:“食八方——20元吃遍全国特色小吃。这店铺挺有创意。”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