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为实体店努力

老许一进金子的办公室,就看到他在打游戏,说道:“我拼了命赶过来,你倒好,居然在玩游戏。”

金子见老许进来,赶紧把游戏关了,让秘书关上门说:“这次你无论如何得帮帮我,我想来想去也就你能帮我了。”

老许问:“出什么事了?”“我替我爸接了总经理的位置以后,已经弄砸了两笔订单了。昨天下午因为不懂签约程序,弄砸了一笔订单。今天早上因为睡过了头,忘记和客户谈广告的事,又弄砸了一笔订单。”金子让老许坐下来继续说,“公司里的事我还能应付,可是谈订单签约的事我实在不在行。以前谈合约都是我爸亲自去的,公司里也没个专门谈生意的。我想到你口才还不错,要不你干脆辞了支教的工作来帮我吧。”

老许笑着说:“教教语文我那点口才还行。让我谈生意,我一没经验二没那口才。”

金子说:“那要不这样,下午我正好有一笔生意要谈,你替我去谈吧。要是能帮我拿到我爸满意的价格,你就过来帮我;要是我爸不满意,我再另想办法。”

老许朝他作揖说:“饶了我吧!我一见了西装笔挺的人就舌头打结,你还是另请高明吧。”

“我要是请得到人,也不会把你喊过来了啊。”金子急得不知如何是好,拿起桌上的魔方胡乱转着。现在的他就像是这个魔方——一团乱。老许想了想说:“我想到一个人或许可以帮你。”金子赶紧放下魔方问:“谁?”“我表姐韩晓丽。我前几天听她说来了市里,打算在这儿找工作落户。她以前是学设计的,又在郊区的小公司里做过销售部门的小组长。你要是不介意,不如我介绍她来你这儿吧。”其实想到金波特,老许还是有些难以开口,生怕又被金波特误会了。

金子笑着问:“你表姐好看吗?”“整个一个美女加才女,她可是我们村里最好看的。”老许沾沾自喜。其实对于农村出来的女孩子,金子觉得再好看也不会惊艳到哪里去。不过听老许说是美女加才女,他多少还是存了些兴趣。他想也不想就说:“我当然不介意,你现在就打电话让她过来吧。”老许感激地点头。金子又说:“不过。你千万别告诉你表姐,我是这儿的总经理啊。不光你表姐,就连这里的员工也都不知道我和我爸的关系。”

老许点点头,把广告公司的地址发给了韩晓丽。她吃过午饭就找到这里。金子正好从楼下吃了午饭回来,见电梯里站了一名气质不凡的美女,第一反应就是楼上的地产中介公司又招聘了新楼姐。

金子看着电梯壁上照出的人,只见这个女孩子素颜朝天,脸上没有任何的修饰。她的衣着也十分普通,只是最普通的短袖配着七分牛仔裤,但因为五官十分精致,脸形轮廓更是无可挑剔,让人一看就不由得赏心悦目。

金子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这时候正好到了七楼,她走出了电梯门。直到电梯上到了八楼,金子才反应过来自己到错楼层了。他赶紧往下跑了一层。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小刘递了一份简历过来,说:

“金主管,这是一位叫韩晓丽的女士的简历。她说已经直接与你约好了下午的面试。”

金子最烦被人围着“金总金总”地喊,因此只是让金波特宣布由金子暂时管理公司,行使总经理特权,至于职位还是业务主管。对公司的员工,他也只称金波特是自己的叔叔。

他看了一眼简历上的照片,十分普通的一个女孩子,黑黑瘦瘦,样貌倒是挺清秀。他不由得想到了那句歌词“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”。金子点了点头,小刘就把韩晓丽带了进来。

韩晓丽的声音很甜,一上来就伸手与他握了握,说道:“你好,我叫韩晓丽。”

两人握了手,金子却没有把手收回来,愣愣地悬在半空中,过了好半天才问:“你真的是韩晓丽?老许的表姐?”

“如假包换。”韩晓丽笑着说,“怎么这么问?”金子让她坐下来,小刘出去倒茶了。他看了看简历上的照片,如是说:“怎么看你们也都不是同一人啊,照片上的人与本人差别可真够大的。”

“你是说我不够上镜吗?”韩晓丽很明显是在开玩笑。如黄鹂般婉转的声音,再配上她的美丽与气质,金子几乎都挪不开眼睛了。

金子问她:“你今天能上班吗?”她笑着说:“一来就让我上班了?手续还没办,劳动合同也没签,我可不能为你们无偿劳动啊。”金子也笑了,说:“那我们现在就签合同。”“我虽是许磊的表姐,可是笔试、面试的流程总还要走一遍吧,否则你也不好向总经理交代啊。”金子想了想说:“面试就免了,就限你在一小时之内用电脑设计一间小木屋吧。”韩晓丽在会议室坐下来,小刘搬来一台笔记本,几个设计部的员工都凑过来看热闹。韩晓丽淡定自如地坐在电脑前设计着小木屋。

金子与小刘坐在她对面,名义上是在给她计时,其实金子正在偷偷看她呢。差不多过了半个钟头,围观的人爆发出一阵齐刷刷的鼓掌声。

韩晓丽把笔记本屏幕转向了金子,笑道:“完成了,请金主管评分吧。”金子一下子怔住了,韩晓丽居然仅用了短短半小时的时间设计了一幢西式小洋楼。洋楼是木质结构的,带着欧式风格,却又不失中式的古朴风味。

金子问设计部主管:“如果十分,你们会给她打几分?”设计部的人异口同声:“十分!”金子笑着与她握了握手说:“欢迎加入我们的团队。”韩晓丽与他握过手,又与在场的所有同事一一握了手,说:“很高兴加入这么可爱的团队。”正式签过合同,金子把韩晓丽带进了办公室,说:“以后我付你双份薪水,除了平面设计,你还将做我的业务助理,跟随我一起洽谈业务。”

“没问题。看样子我在市里的买房计划又近了一步了。”金子说:“一个女孩子买什么房,那是男人该操心的事。”韩晓丽说:“我不这么看,既然讲究男女平等,那么买房也不该只是男人的责任。我觉得女孩子应该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,至少与对方冷战的时候,还能有个冷静思考的个人空间。”

金子笑着说:“你想得可真够远的。既然说定了,那么今天下午三点就陪我一起去谈业务吧,我今天正好约了一个大客户谈订单。”韩晓丽看了看手表说:“今天恐怕是不行了。我爸妈两点半下飞机,我得去接他们。”“你爸妈不是在农村吗?”“我爸妈这些年一直跟着我各处跑,我工作找到哪儿,他们就跟到哪儿。我是个待不住的人,本来想走遍每个城市,可是考虑到爸妈年纪大了,所以打算在这里定居了。”

金子点点头说:“你还挺会享受生活的。”韩晓丽问他:“你一会儿谈的是什么广告啊?”“是一个房产公司让我们设计几个楼盘广告,直接画在施工区外的围墙上。我对于报价方面的事一窍不通,要是边上没人帮我,我怕是谈不下合适的价格来。”

“报价方面的事容易,你让对方先开价,通常你报他两倍的数就成。要是看人家态度坚决,你可以一点点往下减,但是底气要足。”她再次看了看手表,“已经一点半了,我得过去了。”

金子带上秘书小刘去跟客户谈订单。那客户一开口并不说价格,只是把自己的楼盘特色介绍了一番。金子一开始很认真地记录,了解了他对广告的要求后,说道:“我觉得你要是想要吸引更多的客户,就不应该采用这样普通的建筑设计。我知道你们的建筑已经动工了,无法再更改设计,但你们可以在广告上下功夫啊。我让设计师把你们的建筑设计成法式风格,白色的小洋楼,一定能够夺人眼球。”

地产商笑着回绝:“这样不就是欺骗消费者了?”金子说:“这是适当的宣传手段。你的房子本来就是偏向于洋楼式的,这一点并没有骗人啊,我们只是在海报上稍微把它美化一下而已。”

地产商说:“我们得讲信誉,卖什么房子,展示给消费者的就应该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“适当的美化并不是欺骗。”金子慷慨激昂地说,“我们有专业的设计团队,请你相信我们,一定会让你获得最大的收益。”

地产商一言不发地起身。他的秘书跟金子握了握手说:“希望下次能有机会合作。”

金子把金波特最看好的一笔订单也搞砸了。去医院给老妈送饭的时候,他绝口不在金波特面前提“订单”二字。金波特看起来似乎状态不错,手机里正放着他最爱听的老歌,两只手在被子上打着拍子。金子把一个削好的梨塞到金波特手里,问:“医生有说安排哪天动手术吗?”“说是还得把身体养一养。对了,公司最近怎么样?”“我看着公司,您就放心吧。”金子扯开话题,“本来我想让何叶过来陪您解解闷,可她最近常加班。”金子妈本就不喜欢何叶,听金子提起,又把话题扯了回来,问道:“最近谈了几笔订单了?我前几天听你爸说朝阳地产要找我们做墙面广告,你和他们谈妥了吗?”

金子点点头:“谈得差不多了。”金子妈说:“那就专心忙工作的事,别老顾着跟何叶约会,知道吗?”“最近她工作忙,我想约,她还未必有时间呢。”金子丝毫没有觉察出金子妈的心思。等金波特一出院,她就打算给金子重新找个女朋友。

老许第一次把韩晓丽带出来介绍给尤琪琪和吴天天认识。尤琪琪和韩晓丽一见如故,两人手挽手。尤琪琪说道:“早就听老许说有一位倾国倾城的表姐了,看来他没有吹牛。”

韩晓丽笑着说:“早就听我表弟说有一位讲义气的女哥们儿了,看来他没有骗我。”

两人都笑了。尤琪琪说:“我可不是讲义气,我这人就爱凑热闹,哪里热闹往哪儿钻呗。”

“还是得感谢你专程请假出来为我找房子。”韩晓丽又看着吴天天说,“也感谢你,自己的店铺还没着落呢,就费心帮我找房子。”

吴天天笑着说:“客气什么呀,我跟老许谁跟谁啊。”说着带他们进了一间两居室的房子,“这是我老妈同事的旧房子。前几天老许就说让我帮你留意个两居室,正好听我妈说她家买了新房要把这套租出去,我就让我妈说服同事替你留着了。”

房子不大,也就六十几平方米,装修也很普通。韩晓丽丝毫不介意,问他:“我就要它了,租金怎么算?”

“一个月八百,半年一付怎么样?”杨桦和她的同事笑嘻嘻地走进来,一进门就把目光往韩晓丽脸上投。她见韩晓丽长得漂亮,举手投足又十分有教养,笑得合不拢嘴。杨桦向韩晓丽介绍了自己的同事:“她就是房东,你可以喊她吕阿姨。”

韩晓丽礼貌地叫了一声“吕阿姨”,又听吴天天在杨桦进门的时候喊了她一声“妈”,就笑着说:“阿姨,真是谢谢您了,为我的事操心这么久。”

吕阿姨和杨桦都忍不住笑了。杨桦又问她:“被单、床褥、衣架、鞋架你都买了吗?”

韩晓丽摇摇头。杨桦说:“一会儿我正要去超市呢,不如你跟我一道去,我知道哪里便宜。”“那就太谢谢阿姨了。”尤琪琪见杨桦对韩晓丽过分热情,心里有些吃味。她瞥了一眼吴天天,见他正在朝老许使眼色。老许傻乎乎地说:“谢谢阿姨,那您陪我表姐去超市吧,我去旅馆把姑姑和姑父接过来。”陪韩晓丽去超市转悠了一圈,杨桦什么也没买,帮她把东西提进门就赶紧回到家里磕了一个蛋,做了份蛋炒饭让吴天天带着当消夜。她坐在沙发上看吴天天玩,一见吴英雄进门就咧着嘴说:你儿子出息了,找了个既漂亮又懂事的女朋友。

吴英雄问:“你见着了?”“就住在吕琴原来的房子里,刚从农村搬来市里发展,打算在这里定居的。父母都一道带过来了,挺孝顺一孩子。”

吴英雄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,说:“那赶紧让天天把人喊来家里吃个饭啊,还等什么呢?”“是该请来吃个饭的,我一高兴倒给忘了。”杨桦一脱围裙就要带吴英雄出去请韩晓丽一家过来。吴天天赶紧从沙发上跳下来,喊道:“妈——妈,她不是我女朋友,您可别吓到人家了。”

“她要不是你女朋友,你会那么热心吗?妈还能不知道你的脾气。”

“真不是。不就因为她是许磊的表姐……”吴天天脑子一转,“再加上他是金子的女朋友,我才这么热心的么。”

杨桦笑容一敛说:“不是你女朋友,你瞎热乎什么呀。我今天帮她提这提那的,敢情是白忙活了一场。”

“我替他们三位谢谢您还不成吗?”吴天天估摸着杨桦又该重提尤琪琪了,赶紧抱着饭盒跑路。

杨桦追着喊:“饭还没吃呢,上哪儿去啊?”

“挣钱——”吴天天背对着她挥了挥手说,“拜拜”。韩晓丽和吕阿姨签完合同,与尤琪琪一道把东西收拾完之后,老许让尤琪琪带着韩晓丽去商场里转转,替她挑几身好看的衣裳。韩晓丽把汤端上桌,笑道:“不用,我柜子里还有好几身衣裳呢。”

韩父说:“你那些衣服都是几年前买的了,这几年为了攒买房的钱,一件都没舍得买过,是该去挑几身了。”说着就掏出一千块钱往韩晓丽手里塞。韩晓丽搪塞回去:“爸,您的钱自己存着。我听您的,今天让琪琪帮着多挑几身还不行嘛。”

尤琪琪笑着说:“我知道好多又漂亮又便宜的服装店,吃完饭就带你去。”

吃过饭,尤琪琪果真就带她去了价格相对低廉的服装交易市场。尤琪琪做参谋,韩晓丽负责试衣服。她把各种风格的衣服都选了几身,让韩晓丽轮流换。

韩晓丽被折腾得一身汗,脸蛋热得通红地,说:“怎么选了那么多衣服啊?更衣室里都堆成山了。”尤琪琪坐在镜子边,看着韩晓丽换了一身又一身,每次都只有一个字——“美”。韩晓丽笑着问:“你还会用别的形容词吗?”“那我换个词,惊艳!”“有你说的那么好看吗?我没尝试过这些风格的衣服,似乎怎么看怎么别扭啊。”“那是因为你没看习惯,你穿什么衣服都好看。”原本尤琪琪只是想要找出适合韩晓丽的风格,但是无论淑女风、御姐风、女王风,韩晓丽都能够把这些风格原原本本地展示出来。都说“人靠衣装”,可是尤琪琪发现,衣服也需要美女来衬。

那些衣服只要一穿在韩晓丽身上,无不是提高了一个档次。就算再便宜的地摊货,韩晓丽也能穿出与众不同的气质来。尤琪琪觉得,韩晓丽的美才是真的美,那是一种婉约的气质,与何叶那种小女生的漂亮截然不同。

尤琪琪问她:“你有男朋友吗?”“以前有。一年多之前因为他劈腿,我们分了。”“你这样的美女,你男朋友还舍得劈腿啊?”“男人未必是遇上比自己女朋友漂亮的女人才会劈腿的。”韩晓丽笑得很坦然,又反问她,“你有男朋友吗?”尤琪琪摇摇头,说:“但我在追求吴天天。你觉得我有戏吗?”韩晓丽说:“那些古话是怎么说来着,有志者事竟成,女追男隔层纱。”“可我追他都快五年了。”尤琪琪顿时垂头丧气的,“他心里一直恋着我们班的班花。那班花现在都成他哥们儿的女朋友了,他还对人家念念不忘。”

“你们班花在学校的时候一定有好多男生追吧?”

尤琪琪点点头说:“每天送花送早餐的人都能坐满一个教室了。”

“那我明白告诉你,有戏!”“你怎么就这么确定?”韩晓丽说:“实话告诉你吧,我前男友现在的女朋友之前也追了他好几年。那时候我是校花,我男朋友每天给我送早餐,雷打不动,于是我俩就在一块儿了。后来我发现他劈腿,便提出了分手。和他分手那天我问他,那女孩子吸引他的地方是什么。你猜他怎么回答的?”

尤琪琪问:“怎么回答的?”“他说我们在一起以后,他才发现他并不喜欢我,追求我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。校花成为自己的女朋友,是很值得炫耀的事。他也是跟我在一起之后,才发现自己喜欢他现在的女朋友,只是当时一心追我,没有发现而已。”

“你觉得吴天天追求何叶也只是因为男人的虚荣心吗?”韩晓丽笑着说:“不管是不是,你首先要让吴天天明白对何叶究竟是怎样一种感情。如果他只是出于虚荣心,你就大胆去追吧。他挺不错,我支持你。”

“你真的觉得吴天天不错吗?”尤琪琪有些激动。“挺好的一个男孩子,有上进心、肯吃苦、讲义气。”尤琪琪笑得合不拢嘴:“可别让他听到了,回头他又该嘚瑟了。”

笑了一会儿之后,她眼巴巴地看着韩晓丽,“姐,你不会跟我争吧?”韩晓丽往她额头上一拍,说:“小丫头,想什么呢?”韩晓丽的改变令全公司的人都觉得惊艳。第二天上班她穿着一身套裙,职业而又不失女人味。金子正巧去茶水间倒水,见门口站着一个大美女,赶紧让出道来。韩晓丽笑着说:“早上好,昨天的订单谈妥了吗?”

“因为意见不合,没谈成。”金子叹了口气,“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向我……叔叔交代了。”

金子把事情的大致经过说了一遍。韩晓丽笑着说:“这笔订单还有补救的机会。只要我们按照他们的意愿来设计,相信朝阳地产还是会与我们签订单的。”

“我已经跟他们的宣传部主任谈砸了,人家还愿意再出来吗?”“这样吧,你要是相信我,我就亲自上门去和他们谈,保证三天之内把订单追回来。”金子说:“朝阳地产是大公司,你一个设计师去,人家未必肯见。”韩晓丽笑着说:“放心吧,我自有办法。只要你能答应我,要是我把订单谈成了,你就说服老板,把我的六个月的试用期缩短为三个月。”

“只要你能把订单追回来,我一定说服老板把你的试用期减少到一个月。”金子倒了一杯咖啡给她,“这笔订单很重要。如果这次合作顺利,朝阳就是我们的长期客户了。”

韩晓丽指指自己,说:“你放心,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我谈不成的订单。”韩晓丽很自信。都说自信的女人最美丽,金子觉得这句话用在她身上很合适。

金子把车钥匙交给她,问:“会开车吗?”“多谢了,有辆豪车,我的底气也足些。”韩晓丽收好车钥匙,“等我的好消息吧!”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