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告白计划

二人为完美的先斩后奏计划大肆欢呼,父子兵一起上阵。可惜吴天天第一天晚上就碰了壁。两个大男人摆摊卖女式内衣裤,又不好意思在胸前比比,哪个女孩子敢来买啊。好不容易来了几个中年妇女光顾,一看款式太新潮,都散了。吴天天投了八百块钱的本儿,虽然不多,可是只赔不赚的生意哪成。

吴英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潮,别的摊贩都是忙得应接不暇,可就是没有人往他们这儿奔。他叹了叹气,有些气馁了:“你妈说得没错,男人卖女式内衣裤,还真是挺费劲的。”

吴天天依旧兴致高昂,说:“我就不信了,人家卖得好,咱凭什么卖不好了。”他站在那里大声吆喝:“全场十五元,买二送一了!”

吴英雄看他劲头十足,也只好跟着吆喝。这时候,走过来一个女孩子,吴英雄满面笑容地说:“我们头天摆摊儿,买二送一,全场十五元,你要不要看一看?”那女孩子笑着朝他喊:“叔叔您好,我是吴天天的大学同学,叫尤琪琪。”听她的声音甜甜的,吴英雄对她的第一印象很好。吴天天听到尤琪琪的声音,急忙抬起头,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“尴尬”。他朝她笑了笑,说: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“下了班逛街,正好看到你在这儿就过来了。”尤琪琪说,“我能帮你一起卖吗?”

“不用,我这不就要收摊儿了。”吴天天涨红了脸。

吴英雄看了看表,说:“这才几点就收摊了?”尤琪琪点点头:“就是啊,还早呢。要不叔叔您回去休息,我帮他一起吆喝一会儿?”吴英雄看出这女孩子对儿子有点热情过度,很识趣地走了。尤琪琪与吴天天并肩站在一起,扯着嗓门喊:“胸罩内裤每样十五元,买二送一了!”

她吆喝得可真露骨,吴天天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。尤琪琪一点儿也不觉得丢人,反而热情高涨,一声比一声吆喝得响亮。经她吆喝叫卖,生意确实好了不少。吴天天坐在板凳上数钱,这一会儿的工夫差不多卖出去了十几件。她一边叫卖,一边偷偷看着他。

吴天天问:“你在看什么呢,当心闪了脖子。”“那也挺好,我要是闪了脖子,不用扭头就能看见你了。”“我有什么好看的。”吴天天继续低头数钱,心想如果何叶能说这样的话该多好。十点多的时候,他们见街上没什么人了,就收了摊。尤琪琪问:

“你不请我喝杯东西?”吴天天请她去路边的奶茶店喝奶茶,给她点了一杯香芋味的,那是尤琪琪最喜欢的口味。看到吴天天记得自己喜欢什么口味,尤琪琪心里特高兴。她说:

“你看都毕业一年了,你也没找女朋友,要不咱俩试试?”吴天天装傻:“试什么?”尤琪琪单刀直入:“就是你做我男朋友呗,非得逼我往明白了说。”他将一口奶茶喷了出来:“我都说了好几百回了,咱俩不合适,我就把你当哥们儿看,没别的感觉。”

尤琪琪承认幼小的心灵受了伤害,可是她不是个知难而退的人。

大学都被拒绝了四年了,哪有那么容易就放弃了。正所谓越挫越勇,她下定决心,不追到吴天天誓不罢休。他记得自己喜欢喝什么,这不就说明有机会吗?她想了想说:“那明天你还来这里摆摊不?”吴天天说:“来啊,我还指望着我的第一桶金呢。”“那我明天也来。我下班以后在这里等你。”“不用了吧!说实话,你在我边上我觉得特尴尬。”尤琪琪大义凛然地说:“这有什么好尴尬的?你要是觉得尴尬,就在一边坐着,我帮你吆喝,你只管数钱就是了。”吴天天回家以后,杨桦见他赚了个盆满钵满,非但没有再大秀女权主义,还力挺他的伟大事业。她数着钱,乐滋滋问:“那个帮你一起摆摊的女孩子是谁?”

“我大学同学,算是哥们儿吧。”他就知道杨桦一定得问。“哪有跟女孩子做哥们儿的。我看她人品不错,哪天带回来我看看。”吴天天说:“又不是我女朋友,哪能往家里带啊。”在杨桦女士还来不及进行户口大调查前,他已经迅速闪人了。尤琪琪那大嘴巴估计把他摆摊的事儿跟大家伙都说了。金子和老许先后发来“贺电”,恭祝他终于从“闲人一枚”进化成了“有为青年”。老许说:“昨天你可真让我失望,都给你制造机会了,还不敢向何叶表白。”

“这不是人多不好办事儿嘛。这不是还有个煞风景的金子在么,我怕他破坏气氛。”

“你就是胆子小,在这一点上,金子可比你大胆多了。我听说昨天金子请何叶去星巴克了,就只单独请了她。”

吴天天急了,问:“真的假的?”“当然是真的,咱们聚会结束后就去了。听王杨说何叶回到家挺开心的。”

吴天天问:“人家开不开心,王杨怎么知道?”

“她们俩在西面合租了一个两居。她说何叶一回去就哼歌,到睡了还挂着笑呢。”

“被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。”老许想了想:“那也未必。下周一何叶生日,金子说要给她办生日会,这次你可别怯场了。”吴天天挂了电话,终于下定决心,无论遇到什么困难,都要坚决鼓起勇气向何叶表白。他在心里打好腹稿,决定认真贯彻死缠烂打、锲而不舍的精神,无论如何都要取得阶段性的胜利。

他对着镜子,把镜子里的自己想象成何叶,说出了毕生以来最感人肺腑却又肉麻无比的话:“何叶,我吴天天用性命发誓,会爱护你一生一世。”他觉得这话太矫情了,而且对着自己说,怎么看怎么别扭。他又在心里琢磨了一会儿:“叶子,我喜欢你很久了。”好像又太随便了。

他觉得对着镜子特傻,又从抽屉里翻出一张毕业照,完全无视周围人的存在,眼里只有一个何叶。他再次声情并茂地把告白情节预演了无数遍。

吴天天似乎看见了胜利的曙光,第二天晚上去夜市摆摊的时候吆喝起来也特别有劲。尤琪琪下了班心急火燎地赶过来,二话不说就把他刚摆好的东西都扔上了车。吴天天说:“你这是存心来拆台呢?”

“在这里摆摊哪有什么人来光顾呀。走,我带你去女人街。”“女人街都是卖品牌服饰的,谁稀罕我这十几块的地摊货。”尤琪琪得意扬扬地说:“你这就不懂了吧。逛女人街的女人大多都是为了找满足感去的,你那十几块钱的地摊货往那里一放,保管比别人生意红火。”

“这话怎么说?”

“别人问起你的内衣哪儿买的,人家只会说女人街,谁会提地摊货。这就是女人追求的满足感和虚荣心。”吴天天觉得她说得有道理,就把副驾驶座的门打开让她上去:

“走起!”他们到女人街的时候,商贩们还没有开始做生意,吴天天顺理成章地抢占了有利位置。他把东西搬下车没多久,周围的商贩们就像雨后春笋似的出来了,没多久就占满了整个天桥。

尤琪琪往他手里塞了一瓶矿泉水,望着天桥下的夜景说:“你看那里,那就是咱们市最贵的房子,我相信你早晚有一天也能够住进那里。”尤琪琪说这话的时候,有一种挥斥方遒的气势。她好像在说:“吴天天,那里是属于你的。”

吴天天说:“这我可没想过。”他望着尤琪琪指的方向,顿时心驰神往。

他不知道哪辈子才能买得起那里的房子,干脆把目光移开了。他看到天桥下的一家餐厅,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,几乎就要排到人行道上。餐厅里卖的是这里的特色小点,之前杨桦花了一个小时来这里排队买过,那是吴天天吃过的最好吃的小点。

他又转身看着天桥的另一面,是一家女装店,店面很普通,却吸引着各个年龄层的女士。他站在天桥上,忽然觉得浑身充满了正能量,总有一天,他也会像他们一样成功的,不是吗?

尤琪琪大口大口地喝了半瓶水,然后扯着嗓门开始喊。吴天天回过神来,也大口喝了半瓶水,和她一起吆喝。

不能否认,尤琪琪的女人心理学的确很奏效,三天下来就已经帮他回了本儿。吴天天把劳动成果展示给杨桦看,红票子唰唰地响,听得杨桦两眼都发光了。他拍着胸脯说:“看来我的决策是无比正确的,我已经成功迈出人生第一步。照着这个势头发展,不出半年我就能开上A1了。”

杨桦说:“把那心思收起来,A1不在你今年的任务之内。”

吴天天反驳道:“买A1和我那两个任务都不冲突啊。”杨桦边帮吴英雄敲背,边一脸八卦相地问:“对了,帮你摆摊的女孩子在哪儿工作?身高多少?父母是干什么的?”“天哪!”吴天天做出痛苦状,掩面逃回房间去。杨桦以为儿子提到女孩子害羞了,在外面敲门:“你别躲啊,明天是周六,要不你把人带回来给我看看。”过了很久,吴天天才把门打开说:“儿媳妇保证今年给你带回来,不过绝对不是她。”自我感觉良好的吴天天容光焕发地走进了金子预约好的餐厅。

站在事业的十字路口上,吴天天自认为选择了最正确的方向。他觉得,站在情感的十字路口上,选择何叶一定也是最正确的。

他有信心,今天必然能够一举拿下何叶。吴天天觉得表白送花太庸俗,所以就从店里买了一条银手链,上面镶着紫水晶。导购说这是最新款,适合玲珑娇小的女孩子,说的可不就是何叶嘛。他把手链当宝贝似的藏在兜里,拉上老许壮胆儿。老许见来的人不多,就只有何叶和她大学里最要好的两个同学坐在那儿玩手机,就拿胳膊肘捅他:“天时地利人和,现在不上,更待何时。”

吴天天闭上眼睛,深吸了口气,然后把那手链从兜里掏出来,刚要过去,金子不合时宜地出现了。他的出现惊动了餐厅里所有的人。他抱着一大束玫瑰,摘了墨镜跟一阵风似的闪到何叶面前。何叶见金子捧在手里的玫瑰,惊讶得合不拢嘴,脸上的惊喜谁都看得明白。

金子把墨镜交给老许,打了个响指,餐厅里响起了音乐。吴天天在那里嘀咕:“学别人玩浪漫,一看就不靠谱。”

老许感叹:“女生就爱浪漫,我看行。还没出师,你已经身先死了。”他拍拍吴天天的肩膀,为他感到惋惜。

“呸,你才身先死。”吴天天虽然嘴上不饶人,心里头却也觉得已经输给金子了。他坐在边上,看着金子把花送到何叶手里,何叶没敢明着接,半推半就的,看得吴天天直冒汗。

金子说:“希望以后每一年的生日,都是我陪你过。”他说得慷慨激昂,配上那音乐,还真有点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气势。

何叶笑着问他:“如果我和你在一块儿,你能保证让我心里踏实吗?”

“怎么就不能保证了?你和我在一块儿,保准比谁都踏实。”“你知道我说的踏实是什么吗?”金子点头说:“不就是安全感吗?我保证,你要和我在一块,我一定和别的女生断得干干净净,只对你一个人好。大家都可以做证。”他的“玩票爱情”以前在学校是出了名的,一个月换三四个女朋友根本不在话下。现在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,何叶多少有点被他感动了。

同学们都在那里起哄,嚷嚷着“在一起,在一起”。老许见了这阵仗,也跟着一起嚷嚷凑热闹。吴天天对这个两边倒的墙头草已经无话可说,丢失了同盟,只能靠自己来争取爱情硕果。他站到人堆里,拍了拍手说:“等一等,让我说两句。”

一下子没了声响,吴天天鼓起勇气从盒子里拿出手链,抓起何叶的手不由分说就把手链戴在了她手腕上。何叶愣是被他吓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我保证,我们在一起,你会比谁都幸福。”吴天天说话的时候有点哆嗦,他不敢去看何叶,更不敢去看金子。

金子扯了扯老许的手臂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老许小声道:“吴天天喜欢何叶,你看不出来?”

这时候,何叶发话了:“我还不打算这么早就谈恋爱。我的事业才刚起步,一切都还在摸索阶段,我不想把我的精力放在这上面。”

她说着就把手链摘下来还给了吴天天。吴天天脑袋一耷拉,半开玩笑地说:“这算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?”何叶笑着点点头,对两人说:“希望你们别介意。”金子问:“那等你的事业上了正轨,你会选谁?”何叶只是笑笑,不过吴天天已经从她的眼神里找到答案了。这一次并不是全军覆没,似乎只是他一人战败。老许见气氛不太对,就让金子赶紧把蛋糕推上来,嘻嘻哈哈地总算把气氛带动起来了。

生日会结束的时候,金子负责开车把几个女生送回去。何叶拒绝了金子的护送,尤琪琪明说要和吴天天好好谈谈,其他几个女生约好了还要去打台球,也没上车。最后金子把老许拽上了车。金子从窗口看着凶神恶煞的尤琪琪,在那里幸灾乐祸:“吴天天估计要栽在她手里了,明摆着追了他四年,他却当着人家的面向何叶表白。”老许说:“尤琪琪好是好,就是仗义过头了,不得不把她当哥们儿看。”金子看着何叶拦了辆出租车上去后,才载着老许走了。吴天天跨上摩托车,准备回去洗个澡就去商贸城进货。他从停车库里出来的时候,尤琪琪撑开手臂拦在他的摩托车前面,眼睛里像是嗞嗞地冒着火星子。吴天天问她:“你去哪儿?要不你上来,我送你一程。”

“吴天天,我能送你一句话吗?”“你说。”尤琪琪看了看路过的人,大概是打算给他留点面子,一直到同学都走完了才说:“你就是犯贱加找抽。”吴天天愣了,问道:“我怎么就犯贱了?”“我追你四年,你不搭理我也就算了。你为什么要当着我的面向何叶表白,你是存心的吧。”她说着,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,哭得特伤心。

吴天天不忍心看她这样,掏了张纸巾递给她说:“我也没不搭理你,也不是不顾你的感受。其实你这人真的挺好,可我对你就是不来电。”

晚上摆摊的时候,尤琪琪没有来。吴天天打了三四通电话,她都不肯接。估计这次她是真的生气了。收摊的时候,他从肯德基买了冰可乐打算给她送过去。到了尤琪琪家门口,见窗子暗着,又给她打了个电话。

尤琪琪的家在一楼,吴天天拨了电话,就听到手机铃声从客厅里传出来。他赶紧挂了电话,对着客厅喊:“尤琪琪,我给你送夜宵来了,你开门。”

这时候小区里拐进一辆车,车灯照得吴天天睁不开眼。有个男人从车上下来,穿着西装,将近六十岁的样子,带着一股领导范儿,一开口还带点酒气。

“别大呼小叫的,琪琪不在家。”吴天天听说尤琪琪的父母是老来得女,猜他一定是尤琪琪的爸爸,就叫了声“叔叔”,问他:“请问尤琪琪在家吗?”“你是哪位?”

“我是她的朋友。”“男朋友吧。她居然瞒着我交了你这么一个男朋友,难怪相亲也不肯去。”小区里有人开着车进来,见过道上有人就在那里拼命按喇叭。

吴天天也没听明白他说了什么,就应着点了点头,把路让开了。他把吴天天打量了一回,从头到脚,最后归纳总结:“你要和咱家琪琪处,我可不答应。”吴天天可真没打算跟她处,可是被尤琪琪的爸这么无情地“否定”,他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创伤,自己的衣着打扮哪点看着不靠谱了?他试探着问:“叔叔,您是觉得我配不上尤琪琪?”

“这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,你不是支潜力股,我要找女婿就得找支潜力股。”

“您倒是说说,我怎么就不像潜力股了?”尤琪琪他爸一语道破:“你的眼睛就是最好的说明。我从你的眼神里看不到拼劲。男人要是缺了拼劲,就等于输在了起跑线上。我可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和一个输在起跑线上的男人好。”

吴天天愣了一下,琢磨着眼神里怎么绽放出拼劲来。过了一会儿,他冒出一句:“尤叔叔,太感谢您了,听您一句话真是醍醐灌顶啊。”说完,他就跨上摩托车走了。

他稀里糊涂追了何叶四年,直到今天才知道何叶为什么不肯接受他和金子。原来他们身上都少了那一股拼劲,男人没了拼劲,可不就让女人缺乏安全感。

他觉得现在认识到这一点还不晚,至少算是比金子早。为了向何叶证明他比金子多一分拼劲,他每天晚上提早一小时去摆摊,晚饭就装在饭盒里,用微波炉热了带在身上,饿了就吃两口。他一面叫卖一面吃饭,一盒饭差不多能吃上半小时。

吴天天时不时看看表。自从何叶生日那天之后,尤琪琪就再也没有出现过,电话也不肯接,就像人间蒸发了。说实话,没有尤琪琪在,他的生意几乎没什么人光顾。难得来个人,还往死里砍价,如果尤琪琪在,准能给挡回去。

三个晚上一共卖出去了八件衣服,吴天天带着挫败感回到家里。杨桦给他包了些馄饨下到锅里,拿围裙擦着手走出来问:“今天礼拜天,生意应该不错吧,赚了多少?”

他无精打采地躺在沙发上说:“别提了,怎一个‘惨’字了得。”吴英雄买了把折扇在那里显摆,唱着黄梅戏走进来说:“你前两天不是还说在事业的十字路口找对了方向吗?这两天就惨败而归了?”

“方向是找对了,可我不是那个掌舵人。”他接过杨桦送来的毛巾擦把脸,“原来尤琪琪才是那个掌舵人,离了她还真不行。”

杨桦趁机说:“那女孩子还真不赖,下了班还帮你摆摊。”为了不让杨桦在他的感情问题上有机可乘,他立即从沙发上弹跳起来:“烧水洗澡,明天继续奋战。”晚上吴天天窝在被子里算账,金子打来电话,突然说要拉他一起合伙做生意。吴天天说:“我自个儿的生意还在起步阶段,哪来的本钱和你玩啊。”

“这次我可没打算玩,我是诚心招你入伙的。你摆地摊也不是长久之计,我想既然你有进货渠道,不如我们就开家店得了。”

吴天天对于开实体店多少还是有些心驰神往的,不过面对现实的经济状况,他还是否决了:“一家店少说二三十万,我就算愿意,我爸妈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啊。”

金子说:“用不着,你只要象征性地出上七八万就行。我主要是不想看店,想找个人盯着。可雇佣关系伤感情,所以干脆咱就来个合作关系。”

七八万对于吴天天目前的状况来说已经算是个天文数字了,小打小闹摆个地摊他爸妈还能够支持着,要他们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来,还真是够困难的。他纠结了半天也没纠结出个结果来。金子说:“要不明天你出来,咱俩谈谈合作细节。计划我已经拟订好了,你看着合适咱就立即执行。”

吴天天抱着试试看的心理,第二天和金子见了面。金子从包里掏出一叠厚厚的纸,上面罗列的都是各个商业区店铺的租金和各类商品的销售情况。金子指着一处店铺,信心十足地说:“这里的商铺租金最便宜,地段还不错,如果能拿下,估计加上进货二十五万足够了。”

吴天天的确心动了,问金子:“风险有多大?”

“保准没风险。这些店铺我爸都找人进行过全方位市场评估的,只要资金一启动,不管卖什么,保证稳赚不赔。”

“容我考虑考虑吧。”吴天天想了想,还是实话实说,“就我家那点老底,实在不够我折腾的。我爸妈辛苦攒了半辈子,我不敢乱动他们的钱。要不你再等等,等我摆摊攒下钱了,咱们立马启动。”

金子说:“我可等不了你。我答应过何叶要靠自己的本事让她过好日子,早启动早证明。”

吴天天问:“你当真喜欢何叶?”“那还能有假,我可从来没像现在这么认真过。”

吴天天“嗯”了一声,说自己晚上还要摆摊,就走了。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