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声

郑回在方远后头上了车,开口就问:“昨晚你去见她了?”

方远略微低头,突然微笑了一下。

他们刚离开血腥的罪案现场,警靴上还沾着可疑的碎肉呢,但郑回发誓自己之前没有、以后也再没有在另一个人的脸上,看到过那么温柔的表情。

郑回连骂娘都忘记了,他只听到自己心里一声长叹。

他无力地问:“她究竟有什么好?让你这么死心塌地。”

方远想一想,回答他:“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?和某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身边什么都不一样了,就像突然走进了春天,鲜花盛开的春天。”

抱歉,本书为收费书籍,您的书币余额不足,需要充值才能阅读哦~
当前书币余额:0书币

购买本书

本书收费金额:299书币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