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她来吃顿饭吧

老家伙住在市郊,修鞋为业。他的手在各种各样的鞋面上摩擦,他的嘴里总咬着一颗生了红锈的鞋钉。老家伙修了一辈子鞋。老家伙靠修鞋养活了自己和儿子。老家伙的儿子初中毕业后就进了工厂。机器轰鸣中,他站在铣床前,满手油污。

老家伙的儿子,交了女朋友。

下了班,儿子来到鞋摊前,看老家伙修鞋。这时女孩过来取鞋。她打开挎包,捏出三枚硬币。儿子伸出去接,没接好,一枚硬币滚进下水道。女孩问,算谁的?儿子说,算我的吧。两枚硬币丢进老家伙的人造革提包。老家伙当然不愿意。两块钱,刚够了修鞋的本钱。

可是不久后,儿子就和女孩恋起了谈爱。老家伙兴奋异常。他觉得这一块钱丢得真值。

老家伙很丑,儿子也不漂亮。老家伙很穷,儿子当然寒酸。老家伙没有文化,儿子更是粗人。老家伙觉得时来运转。这么好的女孩,竟看上自己的儿子。不可思议。

女孩在儿子的盛情之下,来到家里作客。儿子嘱咐老家伙,女孩爱吃火腿。于是老家伙在超市转了一个上午,买了最好最贵的火腿。女孩和儿子在厨房里忙碌,他想打个帮手,女孩说,您歇着吧,叔。老家伙心里就乐开了花。以前女孩找他修鞋,管他叫师傅。现在师傅成了叔,距离也拉近了很多。她成为自己的儿媳,似乎只是时间问题。

儿子切了满满一盘子火腿,端上桌子。火腿没有摆盘,乱糟糟一堆,看着别扭。老家伙闲不住了,他洗了手,将切成薄片的火腿摆成一朵盛开的花。一会儿儿子过来,看到火腿花,问他,您摆的吗?老家伙说,当然。儿子翘了拇指。他说,真漂亮。

一桌子菜,很快上齐。女孩坐在儿子旁边,安静地吃。突然老家伙发现女孩尝遍了所有的菜,唯独不动那盘火腿。老家伙的心抖了一下,他冲女孩笑笑,说,尝尝火腿。

女孩说,我不爱吃火腿。

儿子说,不是最爱吃火腿吗?

女孩说,你听错了。

儿子不识时务。他用筷子夹起一片,硬往女孩嘴里塞。女孩咯咯地笑着躲闪,儿子的筷子紧紧追随。终于女孩不再笑,她的表情甚至带了几分愤怒。儿子瞅准时机,准确地将那片火腿塞进了女孩的嘴巴。

女孩的脸一下子白了。

她惊恐地吐出那片火腿。火腿沾着她的口水,落进鱼香肉丝的盘子。女孩站起来,瞪着眼冲儿子叫,你这是干什么?

儿子愣住了,呆住了,糊涂了,吓傻了。

不欢而散。

几天后老家伙在鞋摊修鞋,看见了女孩。女孩挎着绅包从他面前走过,目不斜视。老家伙喊,闺女!女孩回了头,冲老家伙微笑。那是标本似的微笑。那微笑拒人千里。

老家伙想,到底还是被料到了。

回了家,问儿子,你女朋友怎么不来了?儿子说,黄了。老家伙问,为什么黄了?儿子说,不为什么。老家伙问,不会是因为我吧?儿子说,怎么会。老家伙问,不能再合?儿子说,别合了。性格不一样,合在一起也难受。

可是他们不合,老家伙才难受。儿子三十多岁了,老家伙觉得他应该抓紧。

所以第二天,老家伙没有出鞋摊。他去了超市,买回鸡鸭鱼肉,当然,他没有忘记买最好最贵的火腿。他把这些东西堆在厨房,等儿子回来。

儿子回来了,老家伙垂了手,站着,冲儿子说,请她来吃顿饭吧!你们吃,我出去。

儿子说您这是干什么呢爸?上次吵架,又不关您的事。老家伙说怎么不关?儿子说真的不关。盛火腿的盘子里有一只苍蝇,她看到了,没好意思说出来。老家伙说真有苍蝇吗?儿子说真有苍蝇,咱俩都没看到。老家伙说那你们还能合好吗?儿子说我试试吧。老家伙说那你去请她过来吃顿饭吧。儿子点点头。儿子说,好。

老家伙就高兴地笑了。儿子却转了身,偷偷抹泪。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