§第六十四回 罗宣火焚西岐城

诗曰:

离宫原是火之精,配合干支在丙丁。

烈石焚山情更恶,流金烁海势偏横。

在天列曜人君畏,入地藏形万姓惊。

不是罗宣能作难,只因西土降仙卿。

话说探马报入中军:"启千岁:有一道人请千岁答话。"殷郊暗想:"莫不是吾师来此?"随即出营,果然是广成子。殷郊在马上欠身言曰:"老师,弟子甲胄在身,不敢叩见。"广成子见殷郊身穿王服,大喝曰:"畜生!不记得山前是怎样话!你今日为何改了念头?"殷郊泣诉曰:"老师在上,听弟子所陈:弟子领命下山,又收了温良、马善;中途遇着申公豹,说弟子保纣伐周,弟子岂肯有负师言。弟子知吾父残虐不仁,肆行无道,固得罪于天下,弟子不敢有违天命。只吾幼弟又得何罪,竟将太极图把他化作飞灰!他与你何仇,遭此惨死!此岂有仁心者所为,此岂以德行仁之主!言之痛心刺骨!老师反欲我事仇,是诚何心!"殷郊言罢,放声大哭。广成子曰:"殷郊,你不知申公豹与子牙有隙,他是诳你之言,不可深信。此事乃汝弟自取,实是天数。"殷郊曰:"申公豹之言固不可信,吾弟之死,又是天数,终不然是吾弟自走入太极图中去,寻此惨酷极刑。老师说得好笑!今兄存弟亡,实为可惨。老师请回,俟弟子杀了姜尚以报弟仇,再议东征。"广成子曰:"你可记得发下誓言?"殷郊曰:"弟子知道。就受了此厄,死也甘心,决不愿独自偷生!"广成子大怒,喝一声,仗剑来取,殷郊用戟架住:"老师,没来由你为姜尚与弟子变颜,实系偏心;倘一时失礼,不好看相。"广成子又一剑劈来。殷郊曰:"老师何苦为他人不顾自己天性,则老师所谓'天道、人道',俱是矫强。"广成子曰:"此是天数,你自不悔悟,违背师言,必有杀身之祸!"复又一剑砍来。殷郊急得满面通红,曰:"你既无情待我,偏执己见,自坏手足,弟子也顾不得了!"乃发手还一戟来。师徒二人战未及四五合,殷郊祭番天印打来,广成子着慌,藉纵地金光法逃回西岐至相府。正是:

抱歉,本书为收费书籍,您的书币余额不足,需要充值才能阅读哦~
当前书币余额:0书币

购买本书

本书收费金额:1500书币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