§第六十三回 申公豹说反殷郊

诗曰:

公豹存心至不良,纣王两子丧疆场。

当初致使殷洪反,今日仍教太岁亡。

长舌惹非成个事,巧言招祸作何忙。

虽然天意应如此,何必区区话短长!

话说羽翼仙在地下打滚,只叫:"疼杀我也!"这道人起身,徐徐行至面前,问曰:"你方才去吃斋,为何如此?"大鹏答曰:"我吃了些面点心,腹中作疼。"道人曰:"吃不着,吐了罢。"大鹏当真的去吐,不觉一吐而出,有鸡子大,白光光的,连绵不断,就像一条银索子,将大鹏的心肝锁住。大鹏觉得异样,及至扯时,又扯得心疼。大鹏甚是惊骇,知是不好消息,欲待转身,只见这道人把脸一抹,大喝一声:"我把你这孽障!你认得我么?"这道人乃是灵鹫山元觉洞燃灯道人。道人骂曰:"你这孽障!姜子牙奉玉虚符命,扶助圣主,戡定祸乱,拯溺救焚,吊民伐罪,你为何反起狼心,连我也要吃?你助恶为虐!"命黄巾力士:"把这孽障吊在大松树上,只等姜子牙伐了纣,那时再放你不迟!"大鹏忙哀诉曰:"老师大发慈悲,赦宥弟子!弟子一时愚昧,被旁人唆使;从今知过,再不敢正眼窥视西岐。"燃灯曰:"你在天皇时得道,如何大运也不知,真假也不识,还听旁人唆使,情真可恨,决难恕饶!"大鹏再三哀告曰:"可怜我千年功夫,望老师怜悯!"燃灯曰:"你既肯改邪归正,须当拜我为师,我方可放你。"大鹏连忙极口称道曰:"愿拜老爷为师,修归正果。"燃灯曰:"既然如此,待我放你。"用手一指,那一百零八个念珠还依旧吐出腹中。大鹏遂归燃灯道人,往灵鹫山修行。不表。

抱歉,本书为收费书籍,您的书币余额不足,需要充值才能阅读哦~
当前书币余额:0书币

购买本书

本书收费金额:1500书币

目录